十六年前的一杯啤酒,便毀了米勒和溜馬隊的冠軍夢

96

時間調回到2004年11月19日,一個平平無奇的時間點。

東部兩支強大又乏味的球隊,底特律活塞隊和印第安納溜馬隊隊正在進行著一場賽場上的搏鬥。

同處東部,雙方各有名堂。活塞是衛冕冠軍,溜馬隊則在上賽季打出了隊史最佳的61勝,實力勢均力敵,再加上賽季東區決賽兩支球隊打的難分難解,今日活塞主場一戰著實是吸引了不少當地球迷的目光。

十六年前的一杯啤酒,便毀了米勒和步行者的冠軍夢

那個年頭東部防守強隊之間的較量,通常除了絞肉機般的肌肉大戰之外,你最好不要指望看到太多刺激的場面。今晚卻不同,上帝也許是覺得芸芸眾生平日里太過於沉悶,所以開了一個特例好讓你們腎上腺素直線上升。

生活偶爾是需要調劑的,但是這回似乎有點調劑過頭了。

前三節,上帝又玩了一把懸念,兩支球隊按部就班各有來回看上去一切正常,但是到了第四節,空氣中開始逐漸瀰漫著急躁和怒火。

第四節比賽還剩不到7分鐘時,活塞的中投王漢密爾頓偷偷的肘擊了溜馬隊的後衛汀斯利,終場前一分鐘左右本華萊士在防守當時還叫阿泰斯特的改名狂人時,又惡狠狠的將其推到籃柱上。

裁判沒有判罰犯規,是的,只是裁判不說話這就是好防守。

同樣崇尚身體肉搏隨時怒氣值都能爆表的溜馬隊隊粗野漢子豈能善罷甘休?

最起碼,如果能嚥下這口氣那個黑大漢就不叫阿泰斯特了。

奧本山宮殿球館,這個充斥著各種嘈雜聲音的高分貝世界裡,NBA聯盟歷史上影響力最大也是最為惡劣的事件即將上演。

十六年前的一杯啤酒,便毀了米勒和步行者的冠軍夢

終場前57秒,溜馬隊97比82大比分領先主場球隊,活塞翻盤幾乎已經是不可能的任務。

但是堅韌的活塞並沒有放棄比賽,大本接到傳球轉身正要上籃,阿泰斯特瞅准時機兇猛的將大本推開,算是一報還一報。

這一推,將本來就因為比分落後而煩躁不安的本華萊士激的發了雷霆怒火,回身又將阿泰斯特推出三米開外。

此時,離全場比賽結束還有45.9秒。

十六年前的一杯啤酒,便毀了米勒和步行者的冠軍夢

面對鐵塔一般的大本,聯盟惡漢阿泰斯特也不免心生寒意,徑直向裁判台走去,但是覺得受到了侮辱的大本緊隨其後,兩邊球員開始聚集起來,而現場兩萬多看熱鬧不怕事大的觀眾也開始鼓譟,最壞的情況一觸即發。

但阿泰斯特此時突然變得佛系,戴著耳機悠然自得的躺在裁判台上,大有世間紛擾與我無關之勢。

如果事態到這裡能夠戛然而止的話,那還倒不算什麼大亂子,畢竟在充斥著男性荷爾蒙的NBA聯盟,球場上的衝突並不罕見,這也就是比賽中的小插曲而已。

很快,一杯從天而降灑了阿特斯特一臉的啤酒(還有的說是飲料,這個不重要)打破了事態該有的界限。

是可忍孰不可忍,去你的冷靜,老虎不發威真當我是KITTY貓嗎,先揍你小子再說。

阿泰斯特甩掉耳機越過技術台衝入觀眾席,如猛虎入群羊,揪住一個小哥一陣胖揍,而真正的幕後黑手,當時就站在阿泰斯特身邊。

雙拳難敵四手,眼見阿泰斯特在無窮無盡的球迷海洋中蕩漾,小奧尼爾,武聖斯蒂芬-傑克遜紛紛加入了球員與球迷之間的戰圈。

十六年前的一杯啤酒,便毀了米勒和步行者的冠軍夢

從這個時候開始,事態已經變得無法控制,整個奧本山宮殿球館瘋狂了,現場活塞球迷開始化身為如成龍一般的功夫大師,抓住身邊一切能利用的東西往溜馬隊球員身上招呼,大有揍死幾個算幾個的架勢。

而球員家屬也開始加入這場搏鬥,大本的兄弟和溜馬隊球員瓊斯在一旁打的不亦樂乎。

活塞老帥拉里布朗竭力試圖讓現場的人們冷靜下來,但是很快他放棄了這個念頭,現場有兩萬多腎上腺素飆升的傢伙,任何試圖緩解局勢的手段只能注定是徒勞。

當有些暴怒的球迷開始掙脫座位的束縛開始衝入內場時,溜馬隊的管理人員終於開始醒悟,此時最該做的就是離開球場溜之大吉,以免遭受皮肉之苦。

畢竟,溜馬隊隊員也是血肉之軀不是超人,真到了局勢進一步惡化的時候,誰也不能保證自己能不能身體完整的離開奧本山宮殿。

十六年前的一杯啤酒,便毀了米勒和步行者的冠軍夢

於是,溜馬隊助理教練佩爾森帶著阿泰斯特等溜馬隊球員且戰且退,逃向更衣室。

當溜馬隊球員和球隊其他人員逃之夭夭後,見事態開始有些緩和,警察終於閃亮登場,開始處理著後續事宜。

一場混戰終於逐漸冷卻直至結束,而計時器上離全場結束的時間,依然停留在45.9秒。

但是這場世紀大戰所產生的的嚴重後果遠遠沒有結束,NBA前總裁大衛·史騰開出了史上最嚴厲的處罰:

溜馬隊防守悍將,04-05賽季場均得分達到24.6分的阿泰斯特被禁止參加本賽季剩餘的所有比賽。

斯蒂芬-傑克遜禁賽30場。

小奧尼爾禁賽25場,後改為15場。老將米勒禁賽1場。

而活塞這邊情況稍好,只有大本被禁賽6場,比盧普斯,坎貝爾和科爾曼則禁賽1場。

溜馬隊損失慘重,禁賽了一個賽季的阿泰斯特自下一個賽季轉投國王隊,主力大前鋒小奧尼爾和實力球員斯蒂芬-傑克遜的缺戰,也使得本是奪冠熱門的溜馬隊隊瞬間滑落至季後賽也不一定能打進去的普通球隊。

十六年前的一杯啤酒,便毀了米勒和步行者的冠軍夢

老將米勒最後的冠軍夢,終被這一杯啤酒無情擊碎。時也命也?不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