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教育模式!劉墉「要兒子考零分」反而養出學霸.父母要像風箏線

131

劉墉作為華人世界最有影響力的作家之一,他的眾多作品都暢銷數年,對於教育他也有相當獨到的見解。

大家一定聽說過他的「金句」:施者總有不甘,受者總有不安。在你把自己的頭塞進獅子的嘴裡前,別忘記手裡握著鞭子,以及先餵飽你的獅子。只要綻放,就算短短一刻,亦不負此生

除了盛產「心靈雞湯」以外,已逾古稀之年的劉墉還是一枚妥妥的「斜槓青年」,更因全棲全能被譽為「華人之光」——

他精於繪畫,一幅作品可以拍到百萬元的高價;也善於主持,曾摘獲台灣主持界最高榮譽「金鐘獎」;更是演講大師,談世間萬物、談人生百態,觀眾紛至沓來,場場爆滿……可最令人羨艷的,恐怕還是他的一雙兒女。

劉墉一家四口的合影

兒子劉軒幼年隨父母移居美國,中學時就讀的就是有「小哈佛」之稱的史岱文森高中,而後入讀茱莉亞音樂學院,一路讀到哈佛心理學博士,如今是心理學者、作家、音樂人。

女兒劉倚帆從小學到初中學業成績全A,14歲便以優異成績獲美國「總統獎」,高中時更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績考入哥大,後來又獲得全獎,入讀世界頂尖的沃頓商學院。

要知道,培養出一個厲害的孩子就已經很難,而老劉家的名校菁英「命中率」卻高達百分之百,除了優秀基因的遺傳因素之外,獨特的教育方法也一定起到了不小的作用,才能讓兩個孩子各自開花結果,擁抱明媚未來。

01他讓孩子考零分

教育講求細節處的智慧.回顧劉墉的成長曆程,會發現他其實是一位十分典型的,逆境中成長的華人精英。他9歲失去父親,13歲遭遇大火,家被燒到只剩下幾根柱子,一度流落街頭,境況凄苦。

劉墉將當年慘遭火災的場景畫進了畫裡

16歲那年又不幸患上肺病,差點錯過考大學的機會。要不是秉持著頑強的鬥志和逆境中拼搏的勁,恐怕也不會有後來的成功。

成年之際,病中堅持求學的劉墉以高分考入台灣四大學府之一——台灣師範大學的美術系,又一路勤學苦練,終於修得正果。

待到大兒子劉軒降生之時,劉墉已是蜚聲國際的畫家,又受邀前往美國高校擔任藝術教授。這世上,恐怕再沒有人比他更能體會,面對困境,不放棄的精神是何等重要。

可在家庭教育上,劉墉有時卻不像個苦出身的華人精英,按理說,訓誡孩子勤奮、上進、不輕言放棄、學業上出成績會是華人父母的共同期盼,但劉墉偏偏另闢蹊徑。

劉墉有個關於家庭教育的軼事十分出名。

劉軒年幼時,隨著前往美國高校教書的父親來到美國求學,可環境的變化、語言文化的不適應,讓這個少年遭遇了巨大的困境。有很長一段時間,劉軒在學校的成績單都是C,而他本人還不以為意:「車王舒馬克以前還考過零分呢,C算什麼!」

劉墉與兒子劉軒

劉墉了解到情況,沒有像傳統「虎媽虎爸」那樣對孩子非打即罵,也沒有惡狠狠地命令孩子埋頭苦學,要他拚命趕上,只回了一句:「你有本事就真的考個零分,我就服你!」

年輕氣盛的劉軒見狀,乾脆暗暗下決心,一定要考個鴨蛋給父親看看。彼時他和父親約法三章:每次考試自己都會寫滿,直到考出完全的零分,父親就不可以再干涉自己。

劉墉與兒子劉軒

但很快劉軒就發現,要回答出每一道題,還保證每道題都錯,其實要比考C難得多。為了實現目標,劉軒開始埋頭鑽研每門科目的每一道題,掌握正確的方法,這樣才好在考試來臨之時,故意寫錯,獲得零分。

一開始,劉軒還是考C,後來,更低的等級開始出現,直到有一天,他開心地拿著成績單跑來找父親,成績單上赫然一個「0」。

見此情形,劉墉非但沒有生氣還哈哈大笑,並做了一桌好菜來慶祝。劉軒這才慢慢反應過來,自己是中了父親的圈套了!事實上,自己有能力考零分,就已經有能力考A。

面對孩子一時的叛逆與落後,劉墉絲毫沒有遵循傳統的中式教育方法——壓迫著孩子,命令他前進,因為劉墉知道,嚴苛的教育手段固然有用,但有時卻未必是合適的技巧。

對於父母而言,教育下一代本就是一件要調動各方面智慧的事情,墨守成規未必可取,適時的逆向教育與反面引導,反而更有用。

劉墉常和兒子談談心,聊聊天

02嚴父VS慈父.兒女教育大不同

從劉墉讓兒子變著法子考零分的故事中,我們應該多多少少可以感受到,在家庭教育上,他是一個極有智慧的人。

有時,智慧是比方法更高的層面,它講求針對不同情形、不同個體,採取不同的路徑。劉墉在教育上的另一智慧,是「因材施教」。

劉墉一家四口的合影

之前提到過,劉墉有一兒一女,而兩個孩子之間相差了17歲。在教育孩子們的時候,劉墉仔細思考了兒子和女兒的區別——

兒子出生在台北,初來美國時內向而叛逆,如果不好好「調教」可能會有長歪的危險;而出生在紐約的女兒心思細膩,又早早適應了美國的文化和成長環境,純粹拿老一套的中式家法來伺候,恐怕不會有什麼效果。

思來想後,劉墉便分別對兒子和女兒制定了「嚴父」與「慈父」的方針,當然,僅是方針,就好比讓兒子考零分一樣,細節可以微調。

眼見身為新移民的兒子說英語哆哆嗦嗦,不願主動融入新生活,日漸自閉,劉墉決定用傳統的中國強權式教育來改造「兒子」。

強權式教育的第一步就是獨立,發展出個體完整而堅強的人格。在家裡,劉墉給兒子制訂了種種規矩:嚴格作息,不准偷懶;自己的事自己做,還要學著自己洗衣服、做飯。

劉墉在《魯豫有約》中講述對兒子的教育方法

通過規矩的樹立,劉墉極力讓兒子的人格從原生家庭的嬌生慣養中剝離出去。他不停地給孩子灌輸:你長大了,可以自己處理一切,應對一切,父母不再是你依賴的港灣。

慢慢的,劉軒成長得愈發堅強、獨立而自信,他能包辦自己的生活所需,暑期時還外出打工掙錢,乍一看,和很多自詡獨立的美國孩子沒什麼兩樣,甚至讓他們自愧不如。

劉軒

獨立的人格養成了,又怎麼讓孩子融入呢?

劉墉想到,孩子越怕什麼,就越要帶他接觸什麼。劉軒曾經害怕昆蟲,劉墉就帶他親近大自然,觀察昆蟲,講解知識;如今劉軒不敢開口和美國人打交道,劉墉也如法炮製。

定居美國以後,劉墉帶兒子出去玩耍的次數多了起來,但自己卻越來越「健忘」——不是忘記帶手錶就是忘記路線,每逢此刻,劉軒只好硬著頭皮幫老爸詢問路人,探查路線。

內向的劉軒總是彆扭得不行,有時漲紅了臉想要回頭尋求幫助,卻發現父親站得很遠。

劉軒在畢業典禮上

直到某天,劉軒能坦然用英語交流,發現問題並加以解決,才明白了父親的良苦用心:「融入」,是一個主動的過程,是在千千萬萬次的實踐中,獨自探索發現的經歷。

正是在看上去有點「殘酷」的強權式教育下,劉軒很早就懂得了自立,懂得了向外探索的有趣。成年後的他獨自探索多個可以深耕的領域——又是哈佛高材生,又是心理學者,又熱愛音樂與寫作…… 不能說和教育沒有關係。

劉墉與兒子劉軒

和兒子相比,劉墉卻對女兒驕縱得不行。只要不是太過分地違反原則性問題,女兒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劉墉從不會加以斥責,怕傷到小姑娘的自尊,引得她「傷春悲秋」。

劉墉與女兒劉倚帆

劉倚帆很聰明,而且比哥哥要學霸得多,有時一邊玩電腦,一邊聽音樂,一邊做功課,還能拿回來門門全A的好成績。

由於父親幾乎不約束自己,劉倚帆玩嗨的時候,凌晨兩三點還在刷劇,要是換成劉軒,估計早就被勒令休息了,可劉墉卻只是漫不經心地提醒了一句,便不再管女兒。

第二天,趕著去上課的劉倚帆頭暈腦脹,無精打采,這才意識到規律作息的重要性。

劉墉與女兒劉倚帆

劉墉對女兒的「慈父教育」,在於尊重出生在美國的女兒的自主性,他對女兒有充分的自信,相信調動女兒自我調節的能力,會比嚴格規定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效果更好。

女兒步入青春期以後,一度迷上了前衛的露肚裝,劉墉其實是很看不慣的。但他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提醒,這樣穿可能會著涼。

等到女兒真的因此而感冒的時候,她才自願把露肚裝收了起來。就這樣,在看似異常寬鬆的家教氛圍中,劉墉反而做到了許多中式「虎爸虎媽」都做不到的事。

劉倚帆從沃頓商學院畢業

父母是孩子的風箏線

把握方向,也學會放手

在對待兒子女兒的教育方針上雖然各有不同,但有一點卻是共通——

在劉墉看來,孩子就好比父母手心裡攥住的風箏,最終必得放他飛翔,給他自由,但剛剛起飛之時,的確需要通過風箏線把握好方向,免得風箏跌落或纏繞住異物。

因此無論化身「嚴父」抑或「慈父」,在重大的原則性問題上,劉墉始終保持了清醒。

隨著兒子步入青春期,開始有了戀愛的苗頭,而劉軒交往的對象,則是一個身著奇裝異服、舉止粗俗的「小太妹」。

對此,劉墉顯現出東方父親強勢而不通情達理的一面,逼迫兒子與那個女孩分手。父子間沒少因此大動干戈,最終,兒子妥協。

劉軒與現任太太姜曉雯

長在美國的女兒,對東方語言和文化的概念並不清晰。有時仗著父親寵愛,連中文都不好好學,更沒把自己的身份當回事。

只有在女兒不好好說中文、了解東方文化的時候,劉墉才會大動肝火,勒令女兒一遍遍地重讀,學不好就不準吃飯。

劉倚帆從沒遇到過這種委屈,但唯有如此,才懂得華裔基因與學好中文的重要性,懂得人不能忘本,尊重起源是為人之根本。

劉墉與女兒劉倚帆

可以看出在根本的問題上,劉墉頭腦清醒,絕不讓步,他沒像許多西方父母打著「給孩子自由」的旗號,對很多事不聞不問,而是該出手時就出手,重大事宜絕不鬆口。

但劉墉也絕不是那種為孩子包辦一切的人。

待到兒女雙雙成年,劉墉一改從前「這也管那也管」的面貌,給了孩子們最大的空間。

劉軒念哈佛念到一半,突然想休學去阿拉斯加,本做好了偷偷溜走的準備,沒想到父親卻大手一揮:「想去你就去!」

劉倚帆從哥大畢業以後,提出要去從沒去過的北京,孤身「北漂」幾年,劉墉也不過問。

孩子們長大後,劉墉最常說的話就是,「你翅膀硬了,可以飛了。」 在選擇志願、求職就業和婚戀情感等方面,劉墉再也不會干涉,而是保持了佛系,孩子愛幹嘛就幹嘛。

在劉墉的教育智慧中,沒有一味地學習中式「虎媽虎爸」,把孩子當成私有物品,以自己的意志強行灌輸;也沒有像西式家長那樣只追求和孩子做朋友,給他們絕對自由。

劉墉採取的,是一種中庸的平衡之道——孩子是我們手裡的風箏,把握好方向是父母的責任,但該放飛的時候就放飛,做父母的要體面地退出,目送著他們飛往新天地。

很多人都羨慕劉墉,年過七十,和太太恩愛如初,孩子們各自擁有成功的事業與美滿的家庭,劉家第三代,也在茁壯成長中。

劉墉全家福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