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人生不順心時,記住這「教誨」,助你越走越順!

53

人生有度要慎言,委婉說話結人緣,做事感動讓人先,惡語傷人人心寒,行事之惡莫大焉,心惡苛刻讓人煩,奸詐陰險忍不端;造誣傷人是斧劍。良藥苦口利於病,忠言逆耳利於行。快樂之時說話,沒信用的多;憤怒之時說話,失禮節的多。人前責人聲恩怨,背地言短惡意連。不該說而說,是多說,多說易招恩怨;不當說而說,是瞎說,瞎說惹禍端。君子一言是黃金,小人多言虛假伴,輕言取侮自隱患,失意莫談得意顯,一個人的說話至關重要。​

前段時間朋友跟我說過這樣一件事:

“阿信,上個星期,我們部門在做報表統計的時候,我發現部門的一個同事的報表做錯了,要是被老闆發現,肯定是要扣工資的。”阿信說:“你可以跟他指出來呀。”趙芳說:“我也想跟他講,可是這個同事平時就比較自以為是,喜歡認死理,不聽人勸。其實說之前,我就能猜到結果。”阿信問:“莫非?”趙芳說:“是啊,我好心好意提醒他,結果他非但不承認,還拽老資格,說我太年輕。這年頭,好人真難當啊。阿信,有沒有什麼好的方法解決這個問題呢?”

關於這件事,其實我們可以學學張詠。他就是發明人,宋朝紙幣“交子”的發明人。就沖這智商,一定有他的獨到之處。話說當年,寇准當了宰相,特意去跟張詠把酒言歡。俗話說,酒逢知己千杯少,兩人推杯換盞,喝的很盡興。有沒有想過,堂堂寇大人為什麼要請張詠吃飯呢?很顯然是有目的的。果不其然?兩人喝完酒後,敘了些閒話,寇准突然問道:“兄台,寇某剛做了相位,難免有些吃力。不知道張兄可否有什麼指教呢?”原來,寇准這場“鴻門宴”,是向張詠賜教的。問題來了,寇准可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宰相,是自己領導。如果真擺譜的話,恐怕不合適。說罷,會得罪人。不說吧,人家已經請教了。再者,張詠確實知道寇准這人啥都好,就是不愛讀書,文采一般。如果當了一朝之相,可不能因為文采的事情,讓人看笑話。可是怎麼辦呢?

思量片刻後,張詠說道:“寇大人言重了,張某不才,只愛讀些史書罷了。寇兄要是有興趣,不妨讀讀《霍光傳》。”寇准是多聰明的人?他知道張詠是話裡有話,於是回去後,立刻命人找出《漢書》,翻到《霍光傳》,仔細研讀後,恍然大悟。原來古人在介紹霍光時說道:“光不學亡術”,指責霍光不學無術。寇准感慨的說:“這是張詠在提醒我啊”,從此寇准刻苦研讀,成了忠賢皆備、文略俱全的好宰相。

什麼叫妥帖?張詠的做法就叫妥帖。有很多夥伴比較耿直,喜歡直來直去,誇人的時候耿直,批評的時候也耿直,最終搞的雙方都沒面子。我們應該怎麼做呢?做糖衣藥丸。什麼意思呢?良藥苦口,不方便吞食。如果在藥外麵包上糖衣,就很容易入口,實際上現在很多藥品都是這麼做的。

說話其實也是如此,比如趙芳就可以跟同事說:“張大哥,你是我工作上學習的榜樣,我在公司裡,向您學習了很多技能。我想向您請教一下,你能教教我嗎?”隨後,趙芳可以故意指出那個錯誤的報表說:“張大哥,你看,這份報表您能指導一下我嗎?”把話說的含蓄些,稍微暗示一下,對方自然就能發現問題所在。如果直接指出別人的缺點和過錯,很容易被人拒絕,甚至嫉恨。

因為人們喜歡接受讚揚,討厭被人批評。喜歡被人誇獎,討厭被人指責,人之常情。這就如鬼穀子說的:人之有好也,學而順之。人之有惡也,避而諱之。別人喜歡的事情,我們要說在前頭。別人討厭的事情,我們要儘量避諱,否則很容易得罪人。如果我們不瞭解這個人心的規律,就很容易因為我們的耿直而得罪人。人生不順心時,牢記這一句教誨,助你越走越順!

因此我們要學會先揚後抑,使用迂回戰術,讓別人聽的舒服,自然也就更能接受我們的建議了。為什麼我們要大費周章呢?因為人的天性之一,就是不會接受別人的批評,總是認為自己永遠是對的,喜歡找各種各樣的藉口為自己辯解。

原文網址:請點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