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評為全球養老勝地!66歲嬤跨越4千公里養老「重新找回年輕」 「到哪都帶夫遺照」獨自退休超愜意

81

泰國因為當地生活成本低、屬熱帶氣候、尊老的文化以及退休者國外收入免稅,讓它被視為「世界最適合養老的七大國度之一」,吸引許多海外華僑、日本人以及來自歐美的老人們紛紛到此定居,享受這裡的溫暖和休閒生活。

也有些人沒待多久就回國——原因很多,飲食不習慣、泰國霧霾加劇、交通不方便、人在異國的孤獨感,以及內心最深處的落葉歸根的執念。

養老是我們每個人都最終會面對的人生課題,泰國養老只是其中一種可能性。在異國養老的他們,因為離開幾十年的慣常生活,對此有更為直接的感受:當衰老不可避免地襲來,我們要如何自在地度過餘下的人生?

「薩瓦迪卡」是「你好」,「闊(不)昆」是「謝謝」——「不」字不發音。在菜市場問菜賣多少錢,用英語「how much」通行無阻,或者就多給錢,對方會找補零錢…過去這一年,對於66歲的哈爾濱人陳芳來說,一切都是新的,她要學語言,也要調整心態。

因為要陪伴孫子上國際學校,陳芳已經在泰國生活一年。在泰國,像陳芳這樣的老人還有很多,他們或和家人、老伴一起,或與好友揪團,甚至獨自一人,到這個東南亞國家養老。

物美價廉的菜市場最受老人歡迎

3月末,當陳芳的家鄉哈爾濱剛從冬天的寒冷中復甦,遠在四千多公里以外的泰國清邁已經進入熱季,氣溫達到三十幾度,籠罩在綿綿陰雨當中。陳芳開啟親子之旅,和孫子孫女一起前往南方的大象島。

陳芳所拍的泰國象島景色

泰國政府一直把自己定位為「全球中產階級養老勝地」,推出「養老簽證」——非移民O-A簽證(Non-Immigrant OA-long Stay Visa),專門給50歲以上、希望在泰國長期居住的外國人簽發,可以以年為單位進行續簽。

五十多歲的王儀也是其中一位。不同於有家人陪伴的陳芳,她目前在普吉島獨居。因為兒子媳婦經常過來,王儀租了個大房子,但疫情爆發前孩子們碰巧先回國了,所以目前,她獨自生活,和一條叫做妞妞的小狗做伴。

留著花白短髮的王儀身材瘦削,精神矍鑠,流連往返於泰國不同城市的美麗風景。她曾經一個人開車,從北部到南部自駕旅行:以北邊的金三角為起點,她去過植物茂盛、民風淳樸的清邁,車流不息、忙碌擁擠的曼谷,以及擁有漂亮海岸線和成熟的城市基礎建設的芭達雅。

最後她來到普吉島生活,住在一個白色的小房子裡,房租每月約4300多元新台幣。房子旁邊是個草場,經常有牛在這吃草,房前的瀝青路通向餐廳、咖啡廳、拳擊館等。她喜歡種著綠色植被的小院子,還把乘涼的小後院改造成了廚房。

在泰國普吉島養老的王儀

在泰國的曼谷或清邁等熱門養老城市,老人們能租到和大陸三四線小城市同等價格的房子,並且環境優美、設施齊全。陳芳和兒子兒媳、孫子孫女就租住在清邁的一個四房小別墅,大約6000元人民幣,房前還有個公用泳池,隨時可以游泳。

在泰國,生活成本不高,這也是吸引很多老人前去養老的重要原因。王儀在紙上算了一筆衣食住行的帳:新台幣3400多元就能吃得很好,離海三百公尺的房子房租加上水電寬頻網路一共約新台幣6000多元,簽證費用約新台幣695元,

醫療保險約3400多元新台幣,總共約一萬3千多元新台幣,再加上買衣服、護膚品,一個月開銷1萬7千多元就足夠了。王儀的收入來源是退休金約8600多元,以及大陸房子的房租8600多元,另外,兒子每個月也會給她4千到8千元。

泰國的蔬菜水果物價便宜、種類豐富,讓喜歡買菜的老人們應接不暇。去集市採購,就是陳芳最喜歡的活動之一。她不會英語和泰語,靠和攤販比劃數字來交流價格,每次買一大堆,才幾百塊錢。夏季吃泰國本地產的山竹、紅毛丹,進口水果價格則貴些。雞肉、豬肉都比大陸便宜,泰國米則每斤只要13塊錢。

陳芳在泰國農貿市場買水果

除了居住環境、生活成本,老人養老還很看重的是醫療。陳芳有一次在泰國割傷了手指。她去了一家私立醫院,感受到在大陸從未體驗過的醫療關懷——不僅有中文翻譯全程陪同,好幾個醫生給傷口消毒、縫針,還一直囑咐她注意不要感染,態度極其謙和,彷彿患者就是上帝。

據已從事泰國養老行業五年的Mark介紹,泰國有醫療旅行政策,醫生擅長心臟手術、整容、牙科等項目,水平高且價廉。他建議來泰國養老的老人,先購買醫療保險,但如果實在是大病,就只能飛回國就醫。

Mark也幫老人辦理泰國政府發放給外國人的養老簽證。養老簽證要求50歲以上,存款至少80萬泰銖(約合人民幣16萬-17萬)持此簽可在泰國居住一年並續簽。這也被叫做退休簽證。但養老簽證第一年需要交納2萬5000泰銖(約合新台幣2萬1千多元)的費用,之後續簽,每年只需要交幾千泰銖(約合新台幣幾千塊)。

不過Mark提到,大多數老人仍然持諮詢和觀望態度,真正辦理養老簽證的人並不多,大多數人在反覆諮詢後,仍然卡在了語言、交通、飲食等問題上。

有人養老十年 最終還是選擇落葉歸根

北京人阿明已經在泰國生活六年。早些年,他因為在泰國有生意,每年來幾次,因為喜歡上清邁的與世無爭,而長久地留在了這裡。他把清邁叫做「邁村」,稱其為第二故鄉。

泰國清邁

阿明把在泰國生活的影片傳到網上,收到很多網友發來的私信,人們詢問養老簽證、買房等等問題。他們來自各行各業,教師、公務員、小老闆、服務員……大多集中在50歲到65歲年齡——進入人生後半段,不安於現狀,對外面的世界和別處的生活仍然抱有強烈的好奇心。

「但去一個地方養老,絕對不能只用生活開銷是否便宜的標準去評價,還要看這個地方的氣候、人文、交通方便程度,以及你是不是真正適應這個環境。」通常阿明會建議他們到泰國先生活一到兩個月,再去談養老簽證、買房等等問題。

舉例說,泰國豬肉、雞肉、雞蛋都便宜,但牛肉貴。在泰國出行買菜一般都需要開車,這要求老人有駕駛技能。此外,很多人以為泰國買車便宜,但實際上泰國的進口車卻比國內更貴,比如牧馬人2021年新款,國內40多萬人民幣,在泰國將近550萬泰銖,摺合490多萬新台幣;即便小豐田的家用車價格也高出4萬至5萬台幣。這都是因為在泰國,外來品的進口稅非常高。

這兩年,清邁的氣候也不如從前了。阿明患有嚴重的鼻炎,從北京剛到清邁住了一年就明顯好轉,但現在清邁也有霧霾甚至煙霾,每到11月至4月期間,阿明就得驅車往泰國南部走,避開清邁的糟糕天氣,尋找空氣更好的地方待著。

泰國普吉島遊客

在泰國生活的90後小飛也是一名部落客,他的很多粉絲都在四十歲以上,經常向他諮詢泰國養老,但他會謹慎建議,因為自己的父母就不適合在泰國養老。

小飛的父母五十歲,以前每年都來玩兩個月,但不會長期居住。母親不想來長期居住,是因為泰國離家太遠,清邁沒有直飛老家河南鄭州的飛機,每次都要到曼谷、廣西,或上海轉機,而十幾個小時的飛行太折騰。另外,老家還有外婆,媽媽擔心外婆有事,不敢離得太遠。相比泰國,小飛的爸媽更喜歡在雲南養老。

飲食方面也是個大問題。年輕人雖然能夠接受新東西,吃泰餐,但是老人難以轉變飲食習慣。清邁有近二十家中餐店,但如果天天吃,總會吃膩。而如果自己做中國菜,在泰國的超市難以買到齊全的菜品和調料。

因為語言不通,購物也不方便。當地人買東西都是去超市,商品上只有泰語,小飛的媽媽怕看不懂說明,只能先在購物網站上搜到合適的「泰國某款白色衣服洗衣液」,再去超市裡買。此外,泰國的網購軟體不僅商品種類不齊全,還沒有免運,父母也得重新學習怎麼用泰國的網路銀行來網上付款。

泰國寺廟

很多人在泰國度過一段時間的歲月後,還是會回到自己的家鄉。小飛遇到過一對法國老夫婦,他們在清邁養老十年,過得非常滿足,但落葉要歸根,他們最終還是決定回國,回歸熟悉的生活、飲食習慣,領取政府發放的養老金。

無論選擇哪種養老方式 心態都是最重要的

在北京工作的阿泰今年55歲,是某公司的總工程師,他一直在思考如何養老的問題。阿泰理工科出身,做過網路、金融相關工作,凡事先分析需求,「我們現在的老人,普遍有兩個共性,第一,寂寞;第二,總是擔心養老金夠不夠用。但這兩個問題有時候無法調解,很多人也說不明白自己到底要什麼。」

在去泰國之前,阿泰走訪過歐美多國,觀察老人們的養老方式,卻發現對於千種萬種生活方式,其實心態是最重要的。

年輕時阿泰努力讀書、工作、賺錢,這是一種人生,但當他漸漸老去,單位裡的年輕人越來越多,不僅事業面臨天花板,身體也大不如從前。他經歷過中年危機,必須承認歲數已經到了。

「老人一定要想明白,養老是開啟第二個人生,大膽地放下以前的生活,在剩下不多的日子裡要像孩子那樣去探索世界。」他來到了泰國,一待就是六個月。

當有人問阿泰為什麼選擇這裡,他可以說出一堆理由,大海、溫暖、文藝等等特質。但現在,他更沉浸在清邁的人文氣息中。比起曼谷,清邁沒有大城市的浮躁,人也更淳樸簡單,問路有人會主動領著去,馬路上開車絕不會有插隊的,甚至去喝幾杯人們都不會打擾到鄰桌。

在泰國,他騎個機車到處跑山。「摩托車是一種文化。」他說,當他騎在車上,能感受到地上石頭的細微碰撞。風吹在臉上,雨滴打在身上,路旁是蔚藍的大海,整個人完全融入環境中,他又找回年輕的感覺。

王儀也覺得自己在這裡找到了年輕的感覺。在普吉島這一年,她不僅享受海風和沙灘,更慶幸自己認識了各式各樣的人,見識了不同的生活態度。

王儀在泰國的海邊

給她修理摩托車的泰國小夥子熱情而樸實;年輕的韓國鄰居很有禮貌,一見到她就彎腰九十度鞠躬;美國鄰居麥克熱愛社交,每隔兩週就邀請朋友們上他家去做客;一起在這裡養老的瑞典夫婦,經常安詳而友好地微笑。

來到泰國之前,已退休的她本來打算回農村老家種地養老,平靜度過下半輩子。但因為偶然的一次旅遊,她看到了蔚藍的大海和熱鬧的酒吧街,各種膚色的人在海灘上嬉鬧,突然打開自己,也可以有不一樣的選擇。她不再逃避新鮮事物對生活的衝擊,而是選擇去了解和接受。這一年,她化妝、游泳、健身、開車,變得越來越漂亮和自信,

「路過華欣看到沙灘上懶洋洋的狗狗,路過春蓬看到白色的沙灘,4公斤的榴槤只要約新台幣210塊,還去了和緬甸交界的拉農。」她在短片裡回憶,「老年生活也可以有不一樣的可能性。」

老年人也可以選擇如何走向人生的終點

實際上,在泰國的這段日子,也讓陳芳思考,自己到底要如何走向人生的終點。過去六年時間裡,她先後經歷了丈夫和父親的離開。

3月29日是陳芳老伴的生日,到今年為止,他已經走了六年。老伴曾經和陳芳約定,退休之後兩人先自駕遊遍大陸全國的山山水水、繁華的大都市,再去國外旅遊。

但是老伴患重症先走了,留下她一個人。陳芳總是心裡空蕩蕩的,她開始在空間裡寫日記——把在泰國的見聞都鉅細靡遺地寫下來,每天去哪裡散步、買菜買了什麼、天氣陰或晴……日記像是毫無主題的流水帳,但她就當在跟天上的老伴聊天了。來到泰國,她也帶著他的護照和遺物,這一路走來看不同的風景,也是在完成老伴的遺願。

養老是每個人都會面對的問題

2018年,陳芳往返於泰國和大陸。因為孫子在泰國上國際學校,她過去陪陪孩子就再回國。而在東北,還有年邁的九旬父親,也需要她照顧。

父親在那年的12月生了一場重病,她趕回到老家哈爾濱,照顧父親半年,直到2019年6月把父親送走,她在國內再也沒有牽掛了,下定決心去了泰國和兒子一家生活。

雖然有兒子一家人的陪伴,但在異國他鄉的泰國,陳芳總是免不了孤獨。她年輕的時候在東北的地質隊工作,常年出野外、住在山區,養成了獨來獨往的性格。在國內,有自己的朋友交際圈,一起買買菜逛逛街聊聊天,但是到泰國之後,除了帶孫子、操持家務、和保姆聊天,她很難結交聊得來的知心朋友。

有時候和當年地質隊的隊友們在網上聊聊天。幾個老姐妹一起從艱難的環境走出來,現在隨子女生活,各自散落在深圳、哈爾濱、北京、杭州幾個大城市,丈夫都走了,都能理解彼此的孤獨,而大家最擔心的是自己老了會給兒女添亂。

所以幾個老姐妹計劃著,將來等陳芳回來了,找個溫暖舒適的地方,大家住到一起,搭伴過日子,做不動事了就雇個保姆,費用平攤。陳芳也告訴過兒子,自己終將會回到大陸生活,等到以後她也走了,不用太麻煩,把自己的骨灰和老伴的一起,揚到海裡去足矣。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