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疾病身高只有120公分,28歲袖珍女孩「求職處處碰壁」被笑從不放棄 通過自己的努力考上了一所不錯的大學並活出漂亮人生

49

大家總是夢想自己能夠變得富有、邁向人生巔峰,殊不知有些人只為了過著正常的生活,就需要拼盡全身力氣。一位「袖珍女孩」阿霓就是其中之一,28歲的她患有天生疾病,至今身高只有120公分,但她卻沒有因此失去對生活的熱情,反倒將自己的獨居生活與住處打理得有聲有色。

大陸重慶的「袖珍女孩」阿霓,因為特殊的身體外型,讓她在競爭激烈的城市叢林中,活得並不輕鬆。除了生活上面臨諸多不便,還時常遭到他人異樣的眼光和不平等的對待。

但也正是因為這些磨難,她比其他人擁有更堅強和自愛的內心。即使家境不富裕、考研究所、公務員都失敗、工作四處碰壁……可阿霓依舊對生活充滿期望。「想認真做好每一頓飯、想有個屬於自己的房子、想有一個心靈上的伴侶、想為家人多做點什麼……」對她來說,能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已經是人生莫大的幸運。

然而,她的命運,總是在別人或嘲諷或同情的眼光中成長,反覆經受內心自卑與痛苦的折磨。因為體型矮小,她的身體機能也會弱於常人。行動不便,不可避免地帶來很多生活難題。

小到按電梯、開關燈和上公車,這些對普通人已經習以為常的高度,她總是很難夠到,以至於她經常需要身邊有熱心的人,願意伸手幫她一把。

對於成年人來說一趟就能帶走的快遞,她需要多走幾趟才能搬完。

大到找工作,交朋友,體型差異讓一些機會自然地跟她失之交臂,就連被別人喜歡的概率,也變得非常低。相比生活不便,更讓她感到受傷的,其實是來自這個世界莫名其妙的惡意。

「曾經有一對成年男女騎著機車,車已經騎了過去,沒想到他們竟然還特地倒車回來笑我。」這些偏見和傷害,也曾一度讓她感到自卑,變得害怕出門、拒絕與人交往,好在後來她自己想明白了,身材矮小就是低人一等的嗎?

「只要沒做傷天害理的事情,每個人都有權正大光明地活在這個世界上。」

人人生來平等,誰也沒有資格去評判別人的人生。這二十多年的坎坎坷坷和酸甜苦辣,讓阿霓更加懂得了堅強和感恩。

她雖然來自農村家庭,但是通過自己的努力考上了一所不錯的大學。畢業後,雖然經歷考研究所和考公職的失敗,但還是毅然決然地扎進大城市,找到一份工作,自己養活自己。

在住出租屋的第三年,曾經遭遇宵小,家中的電腦、平板、提款卡、身份證等全都不翼而飛,短暫的崩潰過後,她又收拾心情,振作起來。

阿霓的生活好像一齣電影,活得普通已然不易,倒霉的事卻總是發生,但她從來沒有放棄過對生活的期待和嚮往。所以,儘管當時阿霓住的是200元人民幣(約新台幣865元)一個月的破舊蝸居,卻仍然把日子過得有滋有味。屋內沒有廚房,她就在板凳上放一個電磁爐,就算有了「灶台」。

沒有餐廳,她就買來一張小小的方桌,添上暖黃色的彩燈,貼一幅印有落地窗的背景畫,一點一點裝扮成理想中的樣子,每個細節都充滿溫馨。

每當結束一天的工作,她都會為自己做一頓豐盛的晚餐。有時是一葷一素,再煎個完美的溏心蛋;有時是香噴噴的紅燒肉,再配上營養豐富的水果,天天不重樣。

對自己理想中的生活,阿霓還有著更多美好的期待。「一個超大的沙發、一個可以喝茶發呆的陽台、一個小小的書房……」

而這一切在窄小的出租屋內都很難實現,於是她在工作了幾年後,咬牙買下了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她拿出工作多年存下的9萬元人民幣(約新台幣38萬多元)積蓄,加上父母資助的6萬元人民幣(約新台幣25萬多元),再找朋友們借了5萬元(約新台幣21萬多元),一共湊了20萬元(約新台幣86萬),用來支付房子的首付。

終於,阿霓距離自己理想的生活,更近了一步。還沒驗房,她就忍不住想像著在溫馨的房子裡,穿上自己最愛的裙子,坐在陽台上,吹著夏夜徐徐的清風,靜靜地喝茶、發呆。

後來她還滿心歡喜地為裝修做功課,可誰知道當她驗房時,卻發現和之前確定好的房屋不太一樣,陽台的坡度不對,這樣下雨天肯定會積水,眼看著自己的陽台夢就要毀於一旦,她心有不甘。

阿霓身板雖小,氣勢卻不輸任何人,最後對方終於承認陽台的問題,願意重新裝修。後來,為了讓房子擁有自己最滿意的樣子,她還省吃儉用地攢裝修費,

薪水除了還房貸,她每個月只留500元人民幣(約新台幣2100多元)作為生活費。平時戒掉奶茶和電影,買菜前列好採購清單,嚴格控制開銷,能不買的東西就不買,能省的地方就省。

雖然生活曾因此變得窘迫,阿霓也不後悔,一心只想好好佈置自己的「小巢穴」,把它裝扮得舒適整潔。她在春節期間一直加班工作,

拿到了5800元人民幣(約新台幣2萬5千多元)的薪水後,第一時間就去訂購了一個2000多元(約新台幣8600多元)的大沙發。雖然加班很辛苦,但是在拿到薪水、坐上沙發的那一刻,她開心地兩隻小腳都如同盪起了鞦韆。

阿霓曾經期待的美好生活,正通過她小小的雙手一點一點變為現實。

每當給家裡添置一些新傢具,大到電冰箱,小到一個杯子、一塊桌布,她都會覺得,它們只為了自己而存在。「當我透過心愛的陽台望向溫柔的夜色,就感到這個小房子給我帶來真真切切的歸屬感,這才是一個真正屬於我的家。」

「有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房子。」很多時候,確實具有非比尋常的意義。對阿霓來說,因為身體原因遭受的一切委屈和痛苦,都能在自己理想的房子裡得到排解。一張舒適的沙發、一頓簡單的晚餐,都能讓她滿血復活,擁有與惡意抗衡的勇氣。

委屈的時候,有地方可哭;你讓我滾的時候,有地方可去;痛苦的時候,有地方療傷……這就是為什麼那麼多人拼盡全力也要自己買房的根本原因,而且就算暫時買不起房,也會在租來的房子裡,盡可能地滿足自己對生活的所有想像。

所以,近幾年來,獨居的人越來越多。儘管我們總說獨居有缺點,但對有的人來說,獨居帶來的留白、隨心所欲、滿足感,足以抵消任何不快樂。

圖片僅供示意

下面這位27歲的女孩Kafka也一樣,雖然她沒有阿霓這樣的遭遇,但卻同樣懂得——一個屬於自己的房子,能裝下很多良藥,用來治癒每一個不那麼美好的瞬間。

她獨自生活了6年,從一開始忍受著混亂的出租房,到後來慢慢打造出了一間7坪大的的極簡之家,終於擁有了屬於自己的溫暖小窩。她的房子採用LDK一體化的設計,保證房子功能齊全的同時,讓整體空間更顯開闊。

進門處看似狹窄的區域,玄關和廚房融為一體。一個頂天立地的鑲入式櫃子用來收納鞋子和雜物,門對面的牆上安裝了工業風的擱架,上方放包包、下方掛衣服,不浪費任何空間。

門邊就是廚房,一塊約1.5公尺寬的檯面,同時集合了洗菜盆、灶台和咖啡機。牆上的廚具佈置和物品收納井然有序,真正做到了雜而不亂。

檯面一側的加長隔板下面,機智的Kafka還給狗狗安置了一個獨特的吊床小窩,非常溫馨。

廚房右側就是洗手間,由於空間有限,她沒有裝門,而是掛上一塊幕簾作為遮擋,方便又實用。

Kafka尤其善於利用上部空間,狹窄的洗手間竟然同時塞下了浴缸、洗臉盆和馬桶,不得不佩服她的巧思。

除了廚房洗手間外,剩下的就是一塊整體的空間,拉上中間一道素色的拉簾,客廳和臥室就有了明顯的區分。

在客廳區域,上方掛滿了各種各樣的綠植,下方是大小比例合適的沙發和茶几,且全部都選擇細腿的,這樣露出更多地面,視覺上更顯寬敞。

她的臥室是整個房間的核心區域,正中間放了一張乾乾淨淨純白色矮床,綠意盎然的窗戶就在床背後,和煦的陽光下,躺在床上睡個午覺,一定是舒適又愜意的體驗。

床兩側也安裝了一些掛鉤或隔板,有的用來掛衣服、有的用來成列書籍和擺設,一切都被安置得相當妥當。

這個家雖然很小,卻被Kafka佈置得溫馨漂亮、功能齊全,到處都充滿了「家的味道」。也許在Kafka和阿霓的眼裡,房子和家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家,並不是沒有靈魂的空房子,而是能夠安放你所有脆弱的地方。在那裡,每一個熟悉的角落都將成為你獨居生活的依靠,讓你感到無比的安心。最後話說回來,無論當下的你以何種狀態在生活,都記得像她們一樣,盡可能地保持對生活的一份真誠和期待。

即使在日復一日的獨處中,也好好吃每一頓飯、好好佈置自己的小窩、好好愛這個世界。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