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炎炎!小時候沒冷氣「卻從不怕熱」房前房後都是樹 媽媽親手搧風「醒來還沒停」童年母愛永留我心

57

不知不覺,炎炎夏日再度到來,在燥熱的空氣中,你是否想起了童年屬於你的夏日回憶?

枯藤老樹昏鴉,空調WiFi西瓜,懶人同款沙發,夕陽西下,我就往那一趴。覺夏天現在就應該這樣過……

可是我們小時候,頂著大太陽奔跑,開開心心就度過一天,為什麼從來不怕熱?

我們小時候,沒有電冰箱,也沒有高級冰淇淋。可那時候的夏天,卻從不缺清甜的滋味。小時候的夏天,是從幾塊錢一支的冰棒開始的。

除了上街趕集時能買到冰棍,在家裡也能遇到賣冰棒的人到門口。

他們往往騎著自行車,車後帶著一個降溫盒,裡面裝著一個個裹著花紙衣的冰棒。

那時候井水很甜,很涼,能當天然的冰箱用。西瓜放到鐵桶裡,把桶放到井水裡冰著。

冰個幾小時後,把西瓜從井裡撈出來,切開後咬一口,口齒清甜,再高級的冰淇淋也替代不了。

多年後才明白,世界上最甜的滋味,莫過於兒時傍晚,一家人圍坐在一起吃西瓜。

我們小時候,沒有電視機,也沒有遊戲機。

可露天電影、布袋戲、皮影戲曾帶給我們的興奮與痴迷,卻是現在孩子想像不到的。每當放露天電影的時候,鄰里的熱鬧與喜悅程度,幾乎堪比過年。

早早吃完晚飯,大人們就牽著孩子們的手,搬著小板凳,去村頭空地的幕前等候。

直到放映機把螢幕照亮,一雙雙小手好奇地隨著發電機的光亮在螢幕上舞動,電影就快開始了。

表演結束後,往往吵鬧著要來看電影的孩子們,已趴在大人懷裡或後背睡著了。

沒有電視、電腦、手機的年代,眼睛是明亮的,快樂是自然的。我們小時候,沒有暑修班,也沒有各種才藝班。可我們會的東西一點不比現在的孩子少,上樹下河,無憂無慮。

那時候,房前房後都是樹。孩子們在樹蔭下寫作業、玩泥巴、抓石子,打紙牌。大人們在樹蔭下做農具,納鞋底……

村口的樹蔭涼,往往還是村裡的食堂。吃飯時,各家的大人孩子都端著飯碗,或蹲或站地齊聚樹蔭下。

那時候,放了假,除了幫大人力所能及的工作,孩子們的主要任務,就是玩耍。

天不亮就起床了,天黑了還在場裡地裡、河裡溝裡、風裡水裡玩。

打水仗,抓蚱蜢,逮泥鰍,玩泥巴,捉迷藏……

那時的我們,真是見風就長。

我們小時候,沒有花露水,也沒有熱水器。那時候,一天的太陽曝曬,自來水管裡流出來的都是熱水,傍晚衝個涼正好。有時候直接一盆水從頭澆下,整個透心涼。

洗完澡擦乾水,還會擦上一層薄薄的爽身粉,免得長痱子。花露水,電蚊香,對那個年代來說,是陌生的。被蚊蟲叮咬了,就塗抹一點綠油精,透心的涼,透心的舒服。

那時候,每次被蚊子咬了個大包,總會在上面掐個十字,當時真的覺得沒那麼癢了。

我們小時候,沒有空調,連電風扇也不是家家都有。而記憶深處的那把蒲扇,卻是任何電器也無法替代的清涼。

在場院裡,在樹蔭下,在房頂上,在蚊帳中,我們倒頭睡著後,媽媽會搖著大蒲扇為我們扇扇子,驅蚊子。

往往是,睡一覺醒來後,媽媽還在搖著蒲扇,不停地扇啊,扇啊……空調的風太涼,電扇的風太猛,只有媽媽的蒲扇扇出的風,那麼柔,那麼輕,那麼宜人。

至今,仍晃動在記憶深處。就像她的愛一樣,永不消散。

時光一去不復返,往事只能回味。想念兒時的夏天,致那些永遠回不去的曾經…

參考來源:光明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