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祖父一手帶大!「才子從小耳濡目染」習得國學造詣 數學交白卷「作文僅寫28字」院長竟拍桌喊:錄取

49

每個人在讀書的過程中,學習能力都存在著強、弱項科目的差異,倘若分數差太多,可能因此而與名校擦身而過。然而在民國時期曾有位才子嚴重偏科,大考數學交了白卷,本來無法進入心儀的大學,但他卻以28字的作文驚動了校長,讓院長激動喊出「錄取」二字,一起看看他傳奇的一生。

一、成長經歷

這名才子名叫臧克家,他自幼出生在一個富裕家庭,他的祖輩都曾考取過功名,家中文化氛圍濃郁。他的父親畢業於法政學堂,極為重視他的教育,受到家庭的影響,他從小就很愛讀書,本來他在父親母親的關愛下長大,生活得很幸福,可是在八歲的時候,家中就遭遇了變故。

他的母親因病離去,父親也患了肺病,僅活到了34歲。與親人的離別就發生在一個八歲的孩子身上,考慮到他還小需要人照顧,於是他便被送到了祖父家,從此他便和祖父生活在了一起。

他的祖父是個「老學究」,一直喜歡古文詩歌,推崇儒家思想,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小時候的臧克家卻有點害怕祖父,因為在幼小的他看來,祖父一直臭著臉、不苟言笑,讓人不敢接近。可是只要他嚴肅的祖父吟誦起古詩詞時,就好像完全換了一個人。

讀到動容處,他的祖父就會變得激動起來,連聲音中都蘊含著濃郁的情感。「環境是會影響一個人的」,年幼的臧克家在祖父的引導下已經能背下不少詩歌。雖然此時的他還不能理解這些詩歌的含義,只是囫圇吞棗般背了下來,但是古詩詞的根已經牢牢扎在他心裡了。

他的一手好字也是受到了祖父的影響,抱著字如其人的想法,他的祖父經常督促著他練字,最讓他印象深刻的就是祖父會在春節臨近時手寫春聯,而他就在旁邊為祖父磨墨,這就是祖孫倆獨有的溫馨場面吧!

他讀私塾的時候,就能熟背60多篇古文,像《滕王閣序》這類的長文他都不在話下,這麼小的孩子卻有這麼豐富的古文知識量,除了他自身的努力,在這背後也不乏有他祖父的心血。

二、嚴重偏科

每個人都有自己擅長的東西,自然也有不擅長的東西。自幼受到文學氣息的熏陶,他在國學上表現絕佳,但他在數學上卻遭遇了「滑鐵盧」,他也一度想學好數學,做出了很多的努力,可他的數學成績仍舊很差,課堂上常常會出現這樣「極端」的現象。

國文課上,他的語文作文被拿來當範本在全班面前展示,但在下一節數學課上,他無比糟糕的數學成績卻遭到了老師痛心的批評,可見他偏科有多嚴重!慢慢的他明白了自己天生不是學習數學的那塊料,只好無奈放棄了數學。

他將更多精力都放在了閱讀和寫作上,在高中時期他就曾用少全這個筆名,在新文學雜誌《語絲》上發表過作品,可見他的文學造詣已經很高了,畢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在這本雜誌上發表作品的。當時這本雜誌經常刊登的是魯迅、林語堂等文學大家的作品,如果你的文字功底不夠,早就被刷下去了。

不過數學始終是他的一塊短板,旁人看來,若他想考上大學希望就很渺茫,因為他偏科太嚴重了,就算他在語文上拿滿分,他的數學拿零分或者個位數,按照正常錄取分數也是進不去的。

三、考上大學

於是很多跟他關係交好的同學,就勸他可以去報社找一份工作,反正他文采出眾,將來也會有大作為的,可倔強的他一定要參加國立青島大學的考試,還把專業方向選擇在了外文系。這次高考中,他一共要經歷兩場考試,一門是數學,另一門則是語文。

考數學的時候,他做出了一個連監考老師都吃驚的舉動,他直接交了白卷,他這個舉動也是對自己清醒的認知。考語文的時候,他輕輕鬆鬆地就完成了語文試卷,甚至在寫作文時大筆一揮,洋洋灑灑地寫下了28個字:「人生永遠追逐著幻光,但誰把幻光看作幻光,誰便沉入了無邊的苦海。」

臧克家本來就對自己能考進大學不抱希望,他只是想來考場上試試,讓自己不留遺憾,沒想到院長在看完後激動地拍桌喊「錄取」!正是因為這篇作文,他得以圓了大學夢。

別看這篇作文只寫了二十八個字,卻讓當時的閱卷老師們眼前一亮,時任文學院院長的聞一多先生更是給這篇文章直接打出了高分,在他看來,這個學生很有文學天賦,只要細心教導,將來必有大才。

進入大學後他聽從老師的建議,從外文系轉入了中文系。在這裡他系統地學習了文學知識,還拜了聞一多先生為師。無疑師從聞一多讓他的文學水平有了飛躍的進步,後來他也成為了一代文壇巨匠。

四、總結

回顧臧克家的求學經歷,我們不難發現這位文學大家偏科實在厲害,但因其出眾的文采被高等學府破格錄取,這是多麼傳奇的經歷呀!可見有實力的人是能讓別人為他們打破規則的。

當然他能進入到自己心儀的大學,不光靠他出眾的文采,更重要的是他遇到了人生的伯樂,也就是聞一多先生。無人賞識只會讓這塊璞玉蒙塵,但這位伯樂卻將璞玉細琢打磨出光華,讓人敬佩!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