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愛周星馳3年被劈腿!和老公「保持5年無性婚姻」來放下 哽咽談分手「承認自己被騙很難」

18

2012年 ,香港媒體發現,一向大大咧咧的朱茵出門特別小心,身旁的男友黃貫中非常周到地保護著。

為了躲避媒體的跟蹤拍攝,黃貫中可謂煞費苦心。有一次外出,朱茵被貼心地先護送回家,然後黃貫中拿根棒球棍在門外等著,一副凶神惡煞的架勢。

但過了幾天,還是有媒體拍到朱茵的大肚子照片。

更勁爆的是,配文上寫著,「反對婚姻性行為的朱茵被打臉,原來早已懷孕。」

面對媒體的嘲諷,朱茵只得承認兩個人拍拖十幾年早已認定彼此是一輩子的人,之所以沒有公開,是不想又因為感情的事,被拿來炒作。

對朱茵來說,在感情上吃的虧,太深太痛了。

跟星爺那段轟轟烈烈的愛情結束後,朱茵又接連遭遇了好幾個花花公子的「背叛」,撕心裂肺之後,朱茵不得已藉助宗教,提出了「反對婚前性行為」。

她跟黃貫中拍拖以後,有人說,兩人5年沒有性生活,黃貫中一直忍著。

甚至黃貫中的家人還嘲笑他是「最後一個處男」。

或許,在很多人心中,朱茵和周星馳的意難平,就像一杯濃茶,隨時間而愈加醇厚苦澀,偶爾想起來,還是濃郁得化不開。

而對朱茵來說,如果沒有那些刻骨銘心的愛恨糾葛,她與黃貫中的緣分應該也不會開始。

1985年,朱茵還是一個14歲的小女孩,懵懂而青澀。

她最喜歡看別人唱歌跳舞了,尤其是當時很火的搖滾樂隊,黃貫中是一名吉他手,主唱是黃家駒。

有一次黃貫中在台上演出,無意中的一個轉頭,被朱茵單純的眼神所吸引,霎時間心中閃過電光火石,他對同伴說,「這個女孩好正。」

多年後,因為黃家駒的離世,黃貫中成了樂隊主力。這時的朱茵也步入娛樂圈,是當紅小生周星馳的地下女友。

彼時的兩人找不到交集,各自忙碌。

直到十年後,朱茵家剛買了一個新電器,卻被樓上的漏水搞壞了,朱媽媽很生氣到樓上敲門,放言要砸開樓上的地板,來修理家裡的燈。

樓上住戶不僅不生氣,還同意砸開地板這個決定。

朱茵也很好奇,這個人是誰啊。打開門,原來是黃貫中。

此後兩人經常在電梯里相遇,但也只是淡淡地打一聲招呼,「你收工了啊? 我也剛收工,拜拜。」然後,黃貫中就低著頭,不敢認真看朱茵。

因為,他害怕自己的眼睛會不經意泄露心中的愛意。

在黃貫中眼裡,朱茵那麼美,而自己是怎麼也配不上的。有時朱媽媽邀請他去家裡喝湯,黃貫中也不敢久坐,匆匆吃完就逃掉。

後來的某一天,朱茵在家門口撿到一隻狗,帶回家養了幾天。

這隻狗原來是黃貫中的,他敲開門,朱茵抱著這隻狗,兩人的眼神第一次對視著,好像有一種不知名的東西在發酵。

那就是愛情,她的眼神少有的溫柔起來,而他的眼神則直白了很多。


兩人約著一起出去遛狗,說著對音樂、電影的看法,發現彼此越來越合拍,可誰不敢說明白。

對朱茵來說,感情這事她一向都是談得偷偷摸摸的。

而黃貫中給了她不一樣的感覺。

黃貫中打算搬走之前請朱茵一塊看一次寵物展覽,朱茵很愉快地答應了,第一次約會,就被媒體拍了個正著。

記者的問題很直接,可黃貫中一點也沒猶豫地答覆了。

在感情中,朱茵第一次體驗到,原來,真正的愛是帶著信任,和光明正大的。

曾經那些偷偷摸摸不肯給名分的愛,原來都是自己太傻。

1991年,朱茵20歲,一雙美麗的大眼睛,俏麗的瓜子臉笑起來就像一朵花。

不論怎樣看,這樣的朱茵都是周星馳喜歡的類型。

在《逃學威龍2》裡面,兩人第一次搭戲,演情侶看起來超有感覺,不僅很默契,而且彼此的眼裡慢慢泛出愛意。

拍吻戲更是自然又甜蜜,有時會互相笑場,兩人也樂得多拍幾次。

彼時周星馳有正牌女友羅慧娟,這個初戀,他愛得痴迷,為了買禮物,就可以跑遍半個城市。

那時周星馳主持兒童節目,對孩子沒耐心,卻對女友超級寵愛,兩人感情談了三年多。但這種愛,漸漸轉移到了朱茵這裡。

可對朱茵,這份愛淡然了太多。

拍戲《逃學威龍2》兩人一起騎車上下班,朱茵坐在他自行車後面,輕摟著周星馳,在陽光下飛馳。

照片曝光後,周星馳打死也不承認後面是朱茵。

但朱茵卻愛得不管不顧。

有人說周星馳耍大牌,脾氣不好。只有朱茵公開站出來力挺周星馳,

「其實很多導演的態度也差,徐克也罵得演員哭。我覺得他對自己的工作認真,這種精神值得學習,其實他自己更辛苦,很容易神經衰弱。」

這樣的坦誠和愛男友心切,可周星馳並不領情,他還是只想保持地下戀情。

後來拍攝《大話西遊》,這是兩人少有的能公開在一起的機會。

紫霞仙子對至尊寶說,「這段姻緣是上天安排的,你說我怕不怕啊?……怎麼辦?我應該怎麼和他說啊?」

至尊寶回答:「可是我有老婆了。」

「我知道,可是我也沒有辦法啊。」

一個單純而衝動,只為愛而活。

另一個有其他愛人,以及他甩不掉的貪財好色的本質。「你要的愛他給不了,他的愛根本跟你的不一樣。」

所以,他們註定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朱茵的炙熱,周星馳擔不起,或許是也不願意扛。

有時,至尊寶就對紫霞仙子說:「我要說一個謊話……」

這個謊話就是,他明明愛得很深,卻逼迫自己從不承認,對記者的追問刻薄又兇狠。「我也有不說話的權利,你們不要每次都問這麼無聊的事!」

每當這時,一旁的朱茵只能黯然垂下眼睛,然後很勉強地笑一下,沒有誰知道她到底有多痛。

導演劉鎮偉曾說:

「她就是紫霞仙子,在戲裡面不用教她太多,因為她演的就是自己。她的性格就是這樣,一個追求愛情的女孩子,為了愛情可以甘心死掉。」

所以,不論至尊寶怎麼欺騙,紫霞還是願意。

為什麼要接受如此不平等的愛?因為太愛,因為無法自拔。

1994年,朱茵跟BTV的合約到期,來找她簽約的公司很多,她一個都不要。

為了守住男友,她專門跑到周星馳新成立的彩星電影公司,天天跟著。

大約是近水樓台,導演問朱茵要演哪個角色,她看完劇本,決定演紫霞仙子,那個為情追隨,天真爛漫又不諳世事的女孩,不就是自己。

哪怕這份地下戀情愛得很辛苦,尤其是對方的玩世不恭愈發襯得自己像個傻子。

就算傻,她還是不放棄。

拍戲中,兩人一起上下班,一起收工,既甜蜜又篤定。

所以,導演劉鎮偉認為,兩人會一直走下去。

周星馳有一次還問他,「怎麼辦,我有點想結婚了。」

劉鎮偉哈哈大笑,「你是只愛你的自己的人,結婚想好了沒?」

過了一段時間,周星馳又找過來,「我覺得我很容易就愛上了其他人。」

就像至尊寶拒絕不了白晶晶,一邊虛偽應付,一邊又暗暗地尋找紫霞仙子。

等到後來,他早已搞不清對誰是真,對誰是假。

很多年後,周星馳在採訪里談到,《大話西遊》最難忘是的朱茵,如果以後有機會,還要再給阿茵定製一個角色。

可是,對朱茵來說,在被一次次狠狠傷過之後,她什麼也不需要。

就如至尊寶偷偷轉身,兩人早已是不同世界的人。

他不知道這份愛對她的傷害有多深,她只是默默舔舐著傷口。

此後三年,朱茵一直小心翼翼,把全部的精力都用來拍戲。

張智霖一塊合作了《射鵰英雄傳》。因為知道87版很經典,朱茵壓力很大。

但她什麼話也沒說,獨自用心揣摩,用自己的方式演繹著,最後讓觀眾看到一個俏皮活潑,又帶著明媚的「黃蓉」。

笑起來真而純,生氣發怒時,那份狠勁也並不凌厲,這其實就是朱茵本來的樣子。

像水一樣充滿韌性,柔軟包容,所有的兇狠只對內。

後來,她被王晶導演騙去拍了一部片,最初的名字本來是叫《午夜屠夫》,宣稱要打造一個爆款,朱茵最露的著裝是穿泳裝。

但最後片子出來,人人都覺得這是三級片,因為名叫《強姦2:制服誘惑》。

那些火辣的畫面,並不是朱茵的。但在旁人眼裡,清純的朱茵突然間變成了「欲女」。媒體瘋狂宣稱,現在的朱茵墮落了。

其實朱茵一直很清醒,拍片子是,做人亦是。

她想積極尋求轉型,甩掉紫霞仙子,創造出更多熒幕形象。

1997年飾演千面冷艷的黑女俠;1999年,跟瓊瑤合作,演《蒼天有淚》里一個潑辣大膽的二小姐,同年,還飾演了一個叛逆少女。

一步步,朱茵從不懈怠,她很踏實緩慢地走著。

她選角色有自己的判斷標準,人物一定要個性十足,要有趣有挑戰性。在《開心賭局》里,她一人演兩個角色。

除此以外,還跟吳鎮宇合作,演一個得精神病的女人。跟劉嘉玲演一塊在《求愛上上籤》里,做性格放蕩、思想極其開放的女作家。

雖然如此努力,但觀眾還是只記得她是「紫霞仙子」。

紫霞仙子一度成了朱茵的「緊箍咒」,她又愛又恨。

恨世人的偏見和固執,恨自己為什麼無法創造出更好的角色。

正是帶著這種痛,朱茵此後拍的每一個角色都是性格極其複雜的。她真的一直在努力,在用功改變。

2016年復出拍《二次初戀》,一個在理想和生活中艱難掙扎的女人。面對老公的厭煩,家庭的瑣事,越來越寡淡的職業。

每一種都照見著女人的無助和困惑。

為了拍出最好的效果,最難的舞蹈朱茵也堅持由自己跳。

每一幕戲拍完,就算導演覺得好,自己認為不行的話,她還要堅持再來一遍。

人到中年,朱茵看似好像解開了曾經的困惑,但實際上那份不甘心一直在心底。

只可惜,《二次初戀》上映后風評不好,豆瓣得分不到5分。

這時的朱茵已經45歲,生活全部的重心都在女兒那裡。

演戲上,經過這一次的奮力,她不再糾結,徹底放開了。既然永遠打不破,那就接納好了。

所以,在《偶像來了》的節目上,朱茵再次扮成紫霞仙子,牽著一頭毛驢走上舞台。

跟之前的刻意逃避,和想要抓緊不同,現在的朱茵內心坦然而豐足。

因為,時間帶走了所有應該失去的,留下的都是禮物。

與別的女明星被迫養家不同,朱茵家境優渥,家裡只有兩姐妹。

而朱茵作為最小的孩子,得到了父母最多的愛。

上學時候,她喜歡的每一樣東西爸媽都會買給她。好吃的全都給留著。

後來她拍戲,母親還會在半夜做好吃等她回來,在一旁靜靜地看她喝湯。

中學畢業,一向長得漂亮的朱茵,沒有去參加當時最火的選美比賽。因為她覺得穿著泳裝讓別人評比是一件很不好的事。

通過父母日常的討論,朱茵知道要走演藝路,就要考入正牌大學。

19歲那年,朱茵考入香港演藝學院戲劇系,正經的科班學生。長相又清純,很多廣告商來找上門來拍片子。

第二年,導演陳嘉上就選她跟周星馳搭檔,然後演繹了這一段讓人蕩氣迴腸的愛情故事。

實際上,她受的傷痛,遠比表現出來的多數倍。「在這三年半的時間內,我流的淚實在太多,受的痛苦太深。」

於是,她學會了不投入全部感情,懂得了試探。

最孤單的那段時間,高大威猛的郭富城走進了朱茵的視線,兩人戀愛談得很合拍。郭富城也很溫柔貼心,但對外從不吐露半個字。

地下戀情的好處除了不用接受外界的關注,也意味著對方可以隨時干想乾的事。

僅僅半年,朱茵就發現多金又花心的郭富城不是自己想要的人。

她沒有猶豫很快跳脫出來。

再後來,倪家大少爺倪震瘋狂追朱茵,浪蕩公子那會已經跟周慧敏分手,朱茵這樣的清純自然吸引了他。

兩人談了一段時間 ,可朱茵並不知道花心蘿蔔倪震腳踩幾隻船,她用全力去愛,而對方認為她可有可無。

兩人一度鬧得很不好看,香港媒體又刻薄,各種攻擊向朱茵襲來。

大約就是這樣被傷多了,找不到出口的朱茵開始信教,並對外提出了「反對婚前性行為」。

或許,對她來說,既然不能管控別人,那不如做好自己。

堅守,不給予,不付出,這大約就是她面對感情的冷風冷雨最後的辦法了。

魯豫2017年採訪朱茵,被她約在了香港迪士尼。

像個孩子似的,朱茵玩過山車大聲喊叫,在鬼屋非常興奮雀躍。

魯豫很驚訝這是46歲朱茵的樣子。

一頭利落的短髮,笑起來依舊神采飛揚,朱茵是一個被時光遺忘的女人。

她的單純直白看起來好像從未受過傷,談到女兒和老公很爽直,又充滿柔情。

談到愛情,則一貫地沉靜淡然。

她說,其實自己挺狠的,每一次分手後,就把自己的手機號換掉,為了不讓對方找到。也為了打消自己的猶豫。

這本質上還是對自己狠。

因為害怕受傷,因為不敢再次承擔那些撕心裂肺的痛。

朱茵學會了從自己這裡找原因。

就像她一直記得上幼兒園的一件事,老師有天準備了彩色玻璃紙,剪成各種好看的形狀,當墨鏡。

誰快一點就能拿到最好看的顏色。

朱茵非常迅速地跑到第一個,卻被後面的同學推著移動了老師的桌子。

「朱茵,你不乖,這個紅色的紙不能給你。」

她驀然間明白了,原來做得最好也不是就能得到獎勵的。

挫折從那時就來了。

而後的這些年,她不過是學會了怎樣面對挫折。

用那些或優柔,或勇敢的方式,一點點找回了最初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