搧過劉嘉玲,贏過張曼玉鍾楚紅!堅持不婚不孕「養男友16年」像坐牢 63歲稱除了錢一無所有

22

亦舒筆下的喜寶說過:「我要很多很多的愛,如果沒有愛,那麼就很多很多的錢。」這話放在鄭裕玲的身上可謂恰如其分,她的一生得到了很多很多的錢,卻從來沒有得到愛。

鄭裕玲最像亦舒女郎,就連亦舒本人也稱讚她,「實在是一個有趣的小妞」。

她獨立自主,強悍地主宰著自己的人生,雷厲風行地將視後、影後收入囊中,彼時,張曼玉、王祖賢給她做配,名氣比肩大姐汪明荃。

周潤發多次與她搭戲,自稱動過心,「戲雖假,但投入的感情卻真……每次睜開眼睛第一個見到的就是鄭裕玲,我們的關係既是朋友跟老婆(劇中角色),十分甜蜜。

可原生家庭的不幸,使得她嗜錢如命,將工作和金錢視為人生最大的救贖,愛情倒成了那錦上的花,歷經兩段失敗感情,如今花甲之年依舊孜然一身。

1、嗜錢如命

1957年,鄭裕玲出生在香港,原生家庭可謂糟糕,自記事起,父母就感情不和,不停地吵架、打架,扔東西發洩,甚至會剪爛所有的衣服。

小小年紀的鄭裕玲面對這樣混亂的局面,往往手足無措,只能驚恐地躲在一邊默默地流淚。

吵吵鬧鬧了幾年,父母終於分開了。父親把她和弟弟扔給母親,一走了之。而母親獨自撫養兩個孩子,生活十分艱辛,不開心時便把對父親的仇恨宣洩在鄭裕玲身上。

那時,在香港離婚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自卑又倔強的鄭裕玲從來不敢向外透露自己的家境有多糟糕,於是她對外總撒謊說,父母很疼愛自己,家庭條件小康。

其實,從13歲開始,每年暑假她都得去工廠打工,發了工資才有錢去旺角買舊書。

親情的缺失和生活的困窘,吃了不少苦頭的鄭裕玲慢慢領悟到:只有錢才能給人帶來最大的安全感

終於家裡連學費也交不起了,讀完中學後,她只得出來賺錢養家。

彼時正是香港電影最鼎盛的時代,姿色不錯的她幸運地進入到了叱詫風雲的TVB。但是在美女如雲的TVB,沒有任何關係背景的鄭裕玲顯得很普通。

好在她強悍,硬是拼出了一條血路,為自己爭得一席地位。

當年的她簡直是拚命,最辛苦時,一天同時接九組戲,可以一邊吃早餐,一邊塗上上唇唇彩,還可用下唇說話。

她還特別豁得出去,扮起醜角來毫無包袱,邋遢的頭髮,一身土黃再配上一件鹹菜綠的過時衣衫,怎麼醜就怎麼來。

正因如此,她一路踩下了無數光輝的履跡。出道第一年,他和周潤發在《網中人》中扮演情侶,成為80年代最火爆的熒幕CP。

1988年,她參演《太陽星星月亮》,將世故又充滿江湖義氣的潦倒舞女Porsche飾演得十分傳神,力壓鍾楚紅、張曼玉兩大美女,拿下當年金馬獎最佳女主角。

而在1991年《表姐,你好嘢!》中,她又順利捧回了香港金像獎最佳女主角。2000年,《男親女愛》中高傲刻薄的女強人毛曉慧讓她如願摘得當年的TVB視後。

作為香港唯一的影後、視後雙料王,鄭裕玲的地位和名聲與日俱增,躍居「阿姐」級位,受歡迎程度不亞於當時的汪明荃。

可對她來講,這遠遠不夠,她的野心很大。口才一流的她做主持,言語犀利、單刀直入的方式讓成龍等受訪嘉賓都招架不住,節節敗退。

2003年,46歲的鄭裕玲決定以後就只接主持的工作。因為出席商業主持活動,來錢快。被人問及,她也會毫不避忌地甩出自己的座右銘:「有就賺!」

鄭裕玲愛錢如命成為圈內人的共識,受原生家庭的影響,從小就未得到愛的她寄情於工作,只有金錢才能給予她慰藉和安全感。

她在金錢上精於算計,親兄弟明算賬,講友情也不能壓一分價;在發現自己能搞定通告後,直接把經紀人陳自強踹了。

有一次拍攝需要額外補拍兩場戲,不過是半天的事情,鄭裕玲表示要多收10萬元片酬才肯開工。

糟糕的原生家庭更是讓她不信溫情,而一個人,無論男女,一旦被沒有安全感的生活摧殘蹂躪過,就會顯得不那麼可愛。

當年星爺還是一個小龍套的時候,曾經小心翼翼地問鄭裕玲,自己能不能紅,她毫不客氣地說:「路人甲永遠也不可能成為主角。」

而劉嘉玲作為新人拍戲沒記住台詞,火爆的鄭裕玲當眾甩了她一耳光:「回家看完劇本再來拍!」苛刻得有些讓人望而生畏。

親情上,她也比較冷淡。獨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離開那個令人窒息的家,和父母的關係都比較疏遠,就連她媽媽病死在家中也是幾天後才被人發現的。

回顧一生,鄭裕玲的確是一個強悍的女人,身上的精明和魄力立竿見影。每一步都走得虎虎生威,單槍匹馬,卻活得像一支隊伍,一個女人太獨立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不幸的事。

追根溯源,她對自己、對他人都能如此強悍和決絕,都是源於內心沒有安全感,這恰好是她的盔甲也是她的軟肋。

2、從未得到愛

通常我都能得到想要的東西。」鄭裕玲曾在接受採訪如何說,可眾人都知道,她擁有所有,唯獨沒得到過愛……

4歲那年,見了父母先起口角、繼而動武的相處糢式,她怕得要命。小小年紀鄭裕玲對婚姻產生絕望的念頭,以致長大後發誓自己這一生不結婚不生育。

可內心的孤獨感讓她覺得「需要一個伴」,但是一個強勢又缺乏安全感的人想要得到一段善始善終的愛,談何容易?

鄭裕玲一生中有兩段情,第一段是和香江才子甘國良。那時她剛進TVB沒多久,甘國亮是著名的編劇,才華橫溢。演員和編劇間的惺惺相惜,兩人一拍即合,很快就擦出了火花。

可惜鄭裕玲和甘國亮都是要強好勝的人,爭論起來誰也不讓誰,相處起來磕磕碰碰。

互相糾纏了十年,鄭裕玲率先提出分手,沒想到兩人鬧得相當難看,在媒體面前互揭對方的短處。

先是甘國亮給媒體爆料,說鄭裕玲拒絕婚前性行為,他們過了10年的無性生活,他也包容了10年。

而鄭裕玲則反擊,那是因為他對女性沒興趣。後來,甘國亮也被媒體拍攝到,和男性友人交往過密。

和甘國亮分手後,鄭裕玲渡過了兩年的空窗期。1991年,生命中的第二個男人呂方出現在她34歲的人生里。

他們在演唱會上相識,見了鄭裕玲的第一眼,呂方就展開了猛烈的追求。

鄭裕玲長得比較高,而呂方個子矮小,長相也不出眾。他們公布戀情後,香港媒體以「長短腳之戀」來形容這段感情。這不單單是指他們身高上的差距,更多是內在和精神上的差距。

其時,鄭裕玲的事業如日中天,而呂方在電影中只是個插科打諢的小配角,作為歌手也只有一首《朋友別哭》傳唱度比較高一點。

所有人都不看好這段感情,但鄭裕玲不介意。甘國亮的強勢讓她的愛情失敗了,這一次她找了個互補的,總行了吧。

一開始,片場探班、煲湯煮飯,兩人的確如膠似漆,甜甜蜜蜜。但是隨著交往的時間久了,問題才慢慢暴露出來。

鄭裕玲是一個對自己特別狠的人,積極上進,一心想扶持呂方的事業,給他介紹資源,幫他投資理財,偏偏對方就是一副爛泥扶不上牆的樣子。最後,她乾脆把呂方包養在家,吃用開銷都是自己一個人承擔。

呂方隨遇而安,渴望能早日走進婚姻安定下來,偏偏鄭裕玲不想結婚,這也成為了兩個人之間的障礙。

2008年,16年終於感情分崩離析,表面上導火線是呂方投資失敗,讓鄭裕玲填補了兩千萬的坑。

但實質上,三觀不一致、身份地位不對等,一方又特別強勢和缺乏安全感,這樣的感情似乎註定是敗筆。

分手後,呂方很快就找了新歡。在記者面前,他說,和鄭裕玲在一起的16年就像在坐牢。對鄭裕玲來說,這樣的評價猶豫鞭子一樣抽打在她心靈上。

兩段虐戀,26年的青春歲月付諸流水,說不傷也是假的吧。

結語

如今,63歲的鄭裕玲陷入了整容風波,臉部由於註入過多的果酸玻尿酸,顯得面目表情十分不自然,像一副面具,甚至被網友評論為「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但是整容也會上癮,鄭裕玲根本停不下來。想想也是,一個獨立強悍、只相信自己的女人,怎能從容地接受自己老去。即使已經是花甲之年,她依然倔強地想對抗歲月。

幸運的人一生都被童年治癒,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癒童年。童年的傷,有的人遇到愛情就被治癒了,如陳小春遇到應採兒,遺憾的是,鄭裕玲一直沒遇到她的良人。

她有好多好多的錢,錢帶來的安全感,遠比人能給她的更多。這是她掙脫原生家庭的傷痛,為自己找到的人生支撐。

然而,將金錢視為人生的最大救贖,也恰好是她的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