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自己作主!父母為2萬聘金嫁掉她「兩次離婚」毅然出走  開大卡車「拒當家庭主婦」:無須依靠任何人

39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然而最重要的是重新前進的勇氣!有位身高158公分的嬌小女孩看似普通,然而她卻做了大多數女性都不敢做的事:反抗惡前夫、

逃離包辦婚姻、開卡車、拒做家庭主婦、為了前夫的兒子再次離婚,歷經苦難她掙脫了束縛,展開了屬於自己的人生,無數人被她感動,甚至讓她被奧斯卡導演相中參與電影演出。

午夜的高速公路上,一束車燈的光刺破了黑暗的幕布,隨著飛快的車速,前路越來越清晰……這是一輛八個輪子的大卡車,從車上跳下一個158公分的女孩,她就是這個「龐然大物」的司機。

她叫琳寶,是來自中國雲南鄉村的95後姑娘。她也曾被奧斯卡導演柯文思選中成為女主角。23歲的她,乾淨樸素,柔弱嬌小,看起來似乎很普通。

因6000塊人民幣(約新台幣2萬5千多元)聘金被父母嫁出去,丈夫對她動手後她決定出走

大陸雲南白水村,群山環繞,裊裊升煙,美麗又偏遠。琳寶的家鄉在這裡,為了去上學,來回要走三個小時山路。「我媽哪怕生再多,都要生出個兒子來。」

由於家境貧窮,加上父母重男輕女,琳寶沒有機會好好念書,「放學以後就去務農,天天割草、砍柴」。國中上了兩個星期,交不上學費,她被迫放棄學業。

從小她好像就是家裡最卑微的,有好吃的,哥哥先吃,吃剩了才輪到她。

爸爸騙她說「等買完別的就幫你買」,卻從未兌現過。徹底讓她墜入深谷的,是父母的包辦婚姻。

十幾歲時,家裡為了約新台幣2萬5千多元的聘金,決定將還未到法定婚齡的她嫁了出去。

她過得更苦了。「嫁過去什麼都要做,早上5點就要起床,平常只能吃熱水泡飯。」結婚第二年,丈夫喝多了,開始對她動手。

第一次,她選擇報警,逃回娘家,哥哥將她送了回來。逃了3次,被送回去3次。

最後一次,她受傷半個月都下不了床。

那一刻,童年遭遇的不公、婚姻的殘酷、至親之人的冷漠,讓她埋藏在內心的反抗意識覺醒了。

她狠下心來,一定要逃出去。

那天,她孤注一擲。拿了打工存的500塊人民幣(約新台幣2133元),坐上了開往杭州的火車。

卻沒想到在火車上被人偷走了錢包,連鞋都不見了。那是她第一次離家,身無分文,赤腳遠行。她尚未見過世界,未來有多艱難她不知道、也不怯懦,至少,前面有自由。「我生來有思想有情感,不願做提線木偶;我生來自尊獨立,絕不肯任人欺辱。」

打破性別刻板印象,做最酷的女卡車司機到了杭州,琳寶找了整整4天的工作,雙腳被磨得全是水泡,沒有老闆要她。

路過一家麵館,她實在餓得不行,央求老闆娘:「我可以吃碗麵嗎?」隨後,她就留在麵館打了3個月的工。離家半年後,她一個人偷偷回去補辦了身份證,又悄悄走了,再也沒回去過。

她暗自下決心:一定要奮鬥出個樣子來,一定要比以前更好。她報考了駕訓班,拿到駕駛執照,立志成為一名卡車司機。

可偏偏,她是女性。連問了三家車隊,沒有哪個公司肯要她:「女的開什麼卡車,年紀這麼小,技術肯定不行,駕照是不是買來的?」

這個充滿汗味的行業裡,休閒時刻吞雲吐霧、一件捲起的T恤,一副能承受苦勞的男性身軀,才是一般常見的身影。琳寶的嬌小,有些格格不入。

一路走來,她遭受的偏見太多了,這不算什麼,她非要證明自己不可。在一家快遞公司面試後,終於有人肯讓她試試。每天晚上十一點發車,開夜車送快遞,一直開8個小時,溫州和泉州兩頭跑,是個不輕鬆的工作。

「送快遞的時間,耽誤不得。」卡車成了琳寶的夥伴和家,困了就嚼一口最辣的辣椒,餓了就熬到休息站吃快餐。

她從不住旅店,在休息站服務處的公共廁所洗漱和洗衣服,把衣服晾在卡車上,趴在方向盤上睡覺,短暫休息後又再次上路。

駕駛座上的她,自信地端坐著,打方向盤、換擋,動作十分熟練,已然是一名貨真價實的「老司機」了。她開卡車的樣子,很美。

相識3月就閃婚,卡車上的浪漫愛情卡車給琳寶帶來了事業,還有愛情。作為95後的琳寶,有著同齡女孩一樣有著愛美的心,喜歡化妝、打扮和拍日常短片。2019年3月,她在網上認識了另一位卡車司機陳勛,相識三個月就閃婚。

「三月份認識,五月份去領結婚證書。」「他開大貨車的樣子,真的太帥了!」在陳勛老家,他們舉行了婚禮,一長列卡車隊來送親,琳寶終於擁有了浪漫的愛情。

婚後,他們有了第一次分歧。陳勛不想讓琳寶自己去開卡車:「女人家開大車,沒有男人在身邊不行!」琳寶堅決不同意:「你出去開車,讓我在家帶孩子,我不同意!」

琳寶深知大眾對女性有著什麼樣的偏見,家庭主婦只是一個開始。她已然覺醒,並成功出走,絕不會再走回頭路。在她的堅持下,夫妻倆一人開一輛卡車,跑不同的貨運路線,一個周才能見一次。

即使聚少離多,琳寶相信只要共同奮鬥,麵包和愛情都會有的。他們在夜晚的奔波中,通過語音電話相互慰藉,彼此鼓舞。有時候會幸運地到達同一個休息站,兩人跳下車,在車燈的光芒中熱烈相擁。

很快,他們憑藉努力買下了自己的小車,兩人開著車去海邊旅遊,一起慶祝生日,像對熱戀中的小情侶。

琳寶想到,是時候回家看看了。

與過去的和解,與丈夫的分崩離析

「終於回來了!」琳寶帶著丈夫陳勛一起回了雲南老家,一路上興奮地介紹著家鄉。她熱烈地問母親有沒有想她,又興奮地把在飛機上拍的影片拿給父親看。回家第二天,她就帶著父母上街買新衣服,貼心地為他們挑選尺寸和樣式。

曾經父母對她的不公,如今成熟獨立的琳寶已經學會釋懷,原生家庭的陰霾早已隨時間漸漸沖淡。「老人畢竟是老人,以前的事,過去就過去了。」

除了父母,琳寶心中還有一個掛念的人,她與前夫的兒子。小學教室門口,母子倆久別重逢,久得小男孩已經不認得親生母親。琳寶抱緊兒子,淚如泉湧,使勁地親吻:「孩子,我是媽媽呀!」

還沒等小男孩反應過來,上課鈴聲響了,兒子被叫回到教室。座位上,小男孩再也忍不住,端著課本讀一句書,抹一次眼淚……

隨後,琳寶帶著禮物,還有給兒子買的電話手錶和自行車,來到前夫家。她教兒子騎自行車,驕傲地告訴兒子:「媽媽會開大卡車,8個輪子的!」這一天,母子倆度過了短暫又幸福的時光。

但正是這份幸福徹底惹怒了丈夫陳勛,他們發生了有史以來的最激烈的一次爭吵。琳寶曾邀請丈夫和她一起去見孩子,丈夫拒絕了,並要求琳寶也不許去,更不要為孩子花一分錢。

「只是200塊人民幣(約新台幣850多元)的自行車,我自己賺的錢都不能買嗎?」「我不能承受養別人的孩子。」

丈夫說過不介意琳寶的過去,也就是意味著要琳寶徹底斬斷過去,即便是親生兒子。琳寶做不到,她是個母親,她要承擔自己的責任。她想給兒子愛,想給他買最好的,讓他健康快樂地長大,這是她這麼多年在外拼搏的動力。

琳寶和丈夫的矛盾愈演愈烈,雙方都不願妥協。3個月後,他們選擇離婚。

在卡車上開始的愛情,終究因為方向不同,分道揚鑣了。「我要靠自己的努力買車、買房,我不會靠任何人。」這是琳寶的獨立宣言。

琳寶人生中走的每一步,或許不是標準答案,卻都是出於清醒的抉擇。曾經丈夫對她動手,她選擇報警和出走;面臨性別偏見,她堅持做了卡車司機;血緣之親受到丈夫阻隔,她毅然結束不能磨合的愛情。

以往的經歷告訴她,不能把命運寄託給父母、交給婚姻,要掌控在自己手裡,才能活出想要的樣子。別高估婚姻,也別貶低自己。

這次,琳寶又要一個人上路了,但她毫無懼色。

高速路上,她的卡車正飛速前行,兩旁的山川河流漸次後退,前方應是黎明了……駕駛座上,琳寶牢牢地握住方向盤,放聲高歌,無論前方還有什麼樣的考驗,她都會持續前,不因困難險阻而妥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