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夫妻「辭去15年工作」到鄉下開民宿 享受田園生活「與友人院裡喝茶聊天」日常即是幸福都市夫妻「辭去15年工作」到鄉下開民宿 享受田園生活「與友人院裡喝茶聊天」日常即是幸福

小院子是時光的容器,裝著春夏秋冬的花開花落,這裡准許我們只顧風花雪月,一方雅緻,足以生動所有的日常。居住在水泥盒子的我們,總有些瞬間渴望擁有一個小院子,暫擱生活中的紛擾。

這個小院子叫南屏山居。小可和紅子是一對合肥的程式設計師夫妻。之前他們除了工作以外,就是宅在家裡養寵物、種花草。他們漸漸覺得好像對城市的依賴也沒有太多,

心裡偶爾會想是不是可以換一種生活。於是他們辭去了15年的工作,在南屏買了一棟明清老宅,開了個民宿,過起了田園生活。

鄰居說小可和紅子不像是開民宿的,生活在南屏山居不需要日曆,看見院子哪朵花開,就知道是什麼節氣。每天照料院子的植物、菜地的果蔬,

還要操心兩條狗、一隻貓、一窩鴿子和一隻金絲雀,生活一點也不比在城裡的時候閒。許多人可能以為程式設計師的生活也有一套格式模版,紅子說,生活沒有標準答案,最好的生活就是最適合自己內心的生活。

南屏山居有一片花園,名字是小可改的,叫「回聲花園」。

小可很喜歡動物,他覺得這個花園裡應該有各種動物造訪,設計的時候就要讓花園與周圍自然環境兼容,「她脫胎於野,但不叛逆於野,看得出不同,但不顯造作。」

做風籬的竹子、隔斷用的喬木、鋪路的沙石,小可幾乎都是就地取材。

「有一回我牽著狗走在山谷,稍有動靜狗就吠叫。或近或遠的回聲飄飄蕩蕩在山谷中。凡存在過的,必留痕跡,一聲輕嘆,也有迴響。在我的花園,我付出的愛,都會有迴響。我的園,是有回聲的園。」

紅子喜歡野草莓的味道,小可就找了些小苗移栽到花園。以前院裡的茶花躲在最陰暗的角落,幾年都長不好,小可就把她移栽到回聲花園,希望在這裡能開心些。

現在這裡有了池塘、玫瑰園、茶園,花菜果樹少說也有上百種。可是小可起碼要十年,花園才會順勢「長成」他要的樣子。

工作一天下來,往往腰酸背痛,可是「三杯兩盞淡酒」過後,小可不得不留心,「在跟紅子說來年的期待時,不至於太過高聲——對於有希望的事,我總是太過興奮了。」

對於其他想搬到鄉下生活的朋友,紅子有個建議,「可能賺不了錢,但是賺到了大把時間。如果沒有足夠的興趣點支撐自己在鄉下過得開心,那還是選擇其他生活吧。」

紅子愛花草,小可愛動物。以前在合肥,隔段時間他們就會去最大的裕豐花鳥市場逛。可是他們只能在工作以外的零碎時間做這些事,感覺很不自由。

「有一次小可提著鳥籠陪我逛街,鳥兒不能進超市,他提著鳥籠在前台等我,諸位可以想像那個場面,引起圍觀的那種……」

來到南屏,在山邊遛狗就能聽見林間各種野鳥唱和。小可說根本不需要養,「畫眉在山間吟唱,她的聲音會更婉轉。」

他嘴上說不養,還是在院子裡養了鴿子和金絲雀。金絲雀來了山居不久,被燕子教壞了口音,忘了自己本來的叫聲。小可下載了一段金絲雀音樂的mp3,每天給它循環播放。

給大家看幾段小可的鳥兒和植物觀察日記:3月9日 我坐在一片老鴉瓣邊上,看著山莓花初放。 野草還沒長出來,紫花的丁也剛開。 遠處,一隻黃臀鵯,很緊張和我的距離…… 10月31日 從樹上落下的葉子,已經掩了小路。腳步踩出沙沙的聲音。 池塘邊的野鴨聽見了,嘎嘎呼叫著,飛起一群來…… 好聲音……

他們來這裡久了自然知道什麼時間、什麼位置正好有什麼花開。「有時候會覺得這些植物非常奇妙,它們會不會也有自己的思想。感覺到有其他生命陪著你成長,對內心很有營養,內心也變得安靜,挺好挺開心的。」

因為羨慕,不少客人會好奇地問,紅子和小可私下的日常生活是怎樣?

紅子會說,「其實有點瑣碎。說到底,我們的精力都是跟著植物走的。從十二月開始我們跟著山居的植物們進入貓冬模式,三月一到,跟著植物徹底甦醒了過來。」

就像每年春分,院裡的雪柳已經開得很搶眼。「雪柳會擋著池塘的水簾,若是不修剪多些,睡蓮就開不了花了哦。」說完,小可拿起工具就上前去了。

紅子站在一旁默念,「忍住,想像每次我剛理完髮也是覺得醜醜的,過些日子就好了。」

南屏山居還在修理時,他們看了電影《幸福麵包屋》,紅子很喜歡裡面一句話,「能和喜歡的人在一個喜歡的地方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是幸福的。」

因為這句話,他們開始自己找資料,還買了一本全英文的書回來研究,做了現在院子裡的那個柴火爐。「彎彎的煙囪,小可覺得像小辮子。」晚上小可在烤麵包時,紅子和客人在院子喝茶聊天,小孩排排坐在板凳上等著麵包出爐。

當我問起紅子,在山居生活那麼多年,有沒有改變對人生的看法。

她說以前在城裡工作忙,連思考人生的時間都沒有。「從小接受教育是長大要對社會有貢獻、人生要有所成就。所以最開始搬到鄉下,會擔心生活變得無聊、沮喪。」

但是這幾年過去了,看開了不少。「很多客人也會給我們反饋,像我們這樣安靜、積極的生活狀態,能給他們一些安慰,他們好像能從中得到一些什麼。」

生活最好的樣子未必在鄉下的院子,城裡那片小露台,也能開出獨一無二的玫瑰。《小王子》裡有句話:「你在你的玫瑰花上耗費的時間,使得她變得如此重要。」

山居的陣陣回聲,側耳傾聽,再小的生活也能像蒜泥白肉撒上了野花椒,給人留下深刻的滋味。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