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叔子訂婚宴上,嫂子拿出16萬欠條,女方退婚:太能算計,不敢嫁

32

每一個人的經歷不一樣,所以會塑造成不一樣的性格。如果兒媳有一點討好型人格,那麼就很容易成為婆婆利用的弱點。

或許大多數人多多少少都會有這樣的性格特點,願意和身邊的人搞好關係,哪怕自己受點委屈都沒有關係。能讓所有人都滿意,自己心裡才能高興。雖然自己一直是吃虧的,但是真的處理不來拒絕之後,不和平的家庭關係。

婆婆看到兒媳軟弱可欺,就會一次又一次地提出無理要求,打壓兒媳,讓她感到非常的痛苦。但是,人總是會想明白的,如果受到的壓力太大了,就會反抗,會為了爭取到更好的生活方式而去反抗。

《喬家的兒女》中喬三麗喜歡王一丁,可是王一丁的母親只喜歡小兒子和小兒媳,並且百分百地對他們好,不把三麗看在眼裡。讓三麗給小叔子出錢,盡一切可能去幫小叔子。三麗一開始還委屈求全,後來明白了,自己越是不計較,越是受氣,最終搬出了婆婆家,自己的日子也越來越好過。

如果遇到同款婆婆,就要懂得改變自己,不要害怕拒絕對方,拒絕是每一個都有的權利。寧可不獲得對方的認可和喜歡,也要懂得保護好自己。

本來婆婆認為大兒媳盛芳好說話,讓她付出成了習慣,沒想到在小叔子的訂婚宴上,她會這樣做……

小叔子訂婚宴上,嫂子拿出16萬欠條,女方退婚:太能算計,不敢嫁

千依百順的嫂子。

盛芳結婚後,對一家人都很好。她一直和婆婆住在一起,也覺得很彆扭,於是商量著和老公攢點錢,到時候出去買個小一點的房子,過兩口子的小日子。

丈夫陳光全也答應,錢攢下不少了,眼看就可以付得起一套小平房的房子的首付了。可是這個節骨眼上,小叔子找了女朋友,想要訂婚。婆婆的意思是,想讓盛芳兩口子把攢的錢拿出來,給小叔子訂婚用。

陳光全很生氣,可以對於自己的母親,也不敢直接發脾氣。婆婆就哄盛芳,讓她乖一點,才能在婆家立足。

盛芳很無奈,從嫁到這個家裡來,她就沒有過過一天舒心的日子。本來結婚的時候,她也收到了10萬塊的彩禮的。那時候就想用這個錢買房子,可是婆婆不同意。婆婆說:「你們是長子長媳,要給我們老兩口養老送終的,不能搬走。再說了,我們也很好相處的,我給你們洗衣做飯,你們好好上班賺錢,這是多好的一件事情啊!

當時盛芳看婆婆說的懇切,也就答應了婆婆的請求。婆婆當時是給他們翻蓋了幾間新房,可是公公婆婆住的還是老舊的北屋。然後婆婆就一直要求盛芳要孝順,把那10萬塊應該拿出來,給老兩口翻蓋下房子。

盛芳也提出過,家裡兩個兒子,雖然小叔子陳光業還沒有結婚,但是已經賺錢了,要是翻蓋老人住的房子,不能只讓她一個人出錢。

小叔子訂婚宴上,嫂子拿出16萬欠條,女方退婚:太能算計,不敢嫁

可是婆婆說:「你小叔子還小,他自己的吃穿用度還要找我們老兩口要錢,指望不上,你就答應了吧。要不,別人只能說是你們兩口子不孝順,你們過好日子,爸媽還住著漏雨的房子。你放心,我們不在了,這裡的一切都是你們的,和你小叔子就沒有關係了。

就這樣,盛芳拿出來她的那10萬塊錢,後來聽婆婆說閒話,才知道自己被算計了。婆婆這樣對鄰居說:「看我多厲害,等於一分錢沒有花,就把兒媳娶進了家門。房子也翻蓋了,大兒子也有媳婦了,下一步,再讓大兒媳出錢給我小兒子結婚,我就沒有什麼心思嘍,只等著享清福就行了。

盛芳也知道不能再什麼都聽婆婆的了,可是,婆婆是長輩,她沒有這個勇氣和婆婆翻臉。可是,沒想到婆婆真的再一次把手伸向了她。

小叔子訂婚,你出彩禮。

小叔子陳光業要訂婚,女方要10萬彩禮。這錢婆婆能拿出來,可是裝模作樣地說:「我是手裡還有幾個積蓄,但是我身體一直不好,這些錢是留著以後給我自己買藥吃的。所以,彩禮錢我拿不出來。自古以來,長兄為父,長嫂如母,你們不能不管弟弟」。

盛芳知道,婆婆算計的心又開始出來作祟了。於是對婆婆說:「媽,您就明說吧,這次想讓我和光全出多少錢?」

小叔子訂婚宴上,嫂子拿出16萬欠條,女方退婚:太能算計,不敢嫁

婆婆說:「你聽到了呀,女方要10萬彩禮,還有訂婚宴是要咱這邊請客的,再花上個兩三萬,新娘子買首飾,花個兩三萬,你給16萬,就把這事給辦妥了。

盛芳說:「您也說了長兄長嫂如父如母,但並不是真的父母,他的父母還都健在,我們不敢造次。錢我們可以先借給弟弟,但是要讓弟弟打欠條。」婆婆覺得只要他們把錢拿出來,什麼時候還,那還不是自己說了算的事情,就是不還,盛芳也不會鬧出太大的事情來。

可是,這一次婆婆是真想錯了。小叔子打了借條,高高興興地拿到了這筆錢,在訂婚宴上,盛芳本來該給未過門的弟媳包個大紅包的,可是,她的紅包里,是一張借條的複印件。

准弟媳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盛芳就一五一十地把這件事情講明白。從翻蓋房子說起,到婆婆逼著她給小叔子出彩禮。婆婆手裡至少有30萬的存款,可是不管是哪個孩子結婚,她都算計,不想出一分錢。小叔子訂婚宴上,嫂子拿出16萬欠條,女方退婚:太能算計,不敢嫁。

聽到這,准弟媳心裡敲起了小鼓。她又問了陳光業,確定了嫂子盛芳的說辭都是真的,把彩禮錢還給了盛芳,並且當場宣布這個親不結了,從此兩個人再沒有任何關係。婆婆知道這一切都是盛芳搞砸的,心中十分不悅,和盛芳大吵了一架。

小叔子訂婚宴上,嫂子拿出16萬欠條,女方退婚:太能算計,不敢嫁

這時候,陳光全也鼓起勇氣,去護著盛芳,對母親說:「這件事,不怪我媳婦,要怪就怪你,人家不是害怕大嫂,而是怕愛算計的婆婆。」婆婆坐在地上大聲哭鬧,可是除了看笑話的人,沒有人理。

盛芳知道這下子是把小叔子和婆婆得罪了個精光,心下不知道該怎麼辦。陳光全說:「咱們買房,出去住,讓她自己想想,能想明白,就不會再和我們生氣了。別怕,我一直在。

通過這件事,兩個人感情更好了,也更勇敢了。婆婆知道盛芳不好欺負了,也收斂了很多。雖然弟弟的婚事黃了,但是他外出去打工,也知道了賺錢的不易,慢慢地變得越來越成熟,也越來越獨立,反而和哥哥嫂子的感情更好了。

婆婆終於承認她錯了,這一家人才迎來了久違的歡聲笑語。

算計家人,是很愚蠢的一種做法。

婆婆滿心都是算計,看似很精明,其實是很傻的一種做法。算計兒媳,就等於算計自己的兒子。孩子們不和你一般見識,是因為心裡對你還有尊重和愛。如果惹惱了兒媳,要麼和兒子鬧離婚,要麼就會和婆婆鬧得天翻地覆,一家人都不得安寧。

小叔子訂婚宴上,嫂子拿出16萬欠條,女方退婚:太能算計,不敢嫁

不管是什麼樣的結局,都會是很糟糕的一種局面。孩子們大了,要儘量做到一碗水端平,如果做不到,不要太偏心。

如果自己有討好型人格,要學著拒絕。你自己變得強大起來,對方才不敢一次又一次地去欺負你。

不管是婆婆,還是兒媳,都要有明顯的界限感。該是誰付出,就是誰去付出。不要把重擔強加在別人身上,讓自己的快樂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