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球星擔任全職奶爸會是什麼慘狀?

作為多米尼加最知名的運動員之一,艾爾·霍福德之前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朝一日會成為三個孩子的體育老師,而且還是那種與學生朝夕相處在一起的老師。

隔離期NBA球員感嘆帶娃太累海沃德:我已看了35遍冰雪奇緣

因為新冠病毒在全美範圍內的流行,NBA跟很多產業一樣,全面陷入停滯當中。霍福德就這樣跟自己的家人們一起,被“困”在費城的一間公寓裡。雖然公寓旁邊有一個公園,但是費城最近陰雨不斷,再加上病毒的威脅,所以霍福德和孩子們也不敢經常去公園玩耍。在這樣的情況下,霍福德必須要在室內,應對3個精力非常充沛的孩子。

霍福德最大的兒子艾恩,今年5歲,他的妹妹艾麗婭比他小2歲,這兩個孩子是霍福德需要主要“對付”的。為了讓幾個孩子不要出門,霍福德在把家裡打造成了“智勇大闖關”的比賽現場,他跟兩個孩子一起比賽,看看誰翻過所有障礙所花費的時間最短。“他們都樂在其中,”霍福德說,“艾恩非常熱衷於去突破自己的紀錄。”

客廳裡最大的沙發被分成了好幾部分,霍福德把它們非常很多塊區域,可以讓自己和孩子們在當中穿行。有些複雜的區域,甚至包含了20到30個障礙,簡直就像全明星周末的技巧挑戰賽現場。除了障礙,霍福德還設置了很多規則。比如在某個區域內,艾恩必須把一個足球踢進球門裡,才能繼續前進;或者必須找齊散落在房間各處的玩具,把它們統一放在一個籃子裡,才能闖過關卡。

“我們都變得非常有創造力了,”霍福德大笑著說。

隔離期NBA球員感嘆帶娃太累海沃德:我已看了35遍冰雪奇緣

對於艾恩這個年齡段的孩子來說——準確點說是“4到6歲或7歲”的年齡段,自我隔離在家這個時期,他們需要父母用“極富挑戰性”的方式來照顧他們。因為在這個年齡段裡,他們已經可以理解什麼是對和錯,但是對於對錯的理解程度卻還沒有那麼深刻。與此同時,他們還沒有開始進入學校學習,所以每天並沒有學業來填充一部分時間。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父母不能很好地安排他們的生活,那他們要么在家里大肆玩鬧,要么就只能通過打遊戲來消磨時間。

通常情況下,NBA的球員和教練們花在旅途上的時間,要比絕大多數人都多。在這樣的情況下,很多人都沒有過在家里長時間帶孩子的經歷。一下子從全職球員變成了“全職奶爸”,這的確打了很多人一個措手不及。

“我對於那些全職媽媽,還有那些照顧孩子的保姆以及老師們,有了全新的敬意,”塞爾提克球員海沃德說。他與妻子羅賓有三個女兒,其中就包括剛剛年滿4歲的伯爾尼。

隔離期NBA球員感嘆帶娃太累海沃德:我已看了35遍冰雪奇緣

“感覺上每過5分鐘,我就要想著找些什麼事讓他們來做了,”效力於馬刺的魯迪·蓋伊說。蓋伊有兩個兒子,5歲的克林頓和4歲的迪恩。前不久,兄弟倆在自己房子的後院,找到了一隻北美箱龜,兩個孩子很快就給這隻小烏龜起了一個名字,稱呼它為斯奎爾特。

這一幕蓋伊看在眼裡,而且還在內心忍不住地歡呼起來。“他們倆都安靜了下來,”蓋伊說,“足足安靜了三分鐘呢。然後他們就又開始找我要別的東西了。”

當然,這個年齡段的孩子也已經可以講得通基本的道理,所以絕大多數在家帶孩子的NBA球員和教練們,都會開誠佈公地跟孩子們普及這次病毒的影響,但絕不是嚇唬他們。“我們告訴了孩子們,很多人都因此生病了,而我們可以通過呆在家裡來幫助到他們,”公鹿隊的科沃爾說。

隔離期NBA球員感嘆帶娃太累海沃德:我已看了35遍冰雪奇緣

霍福德在剛跟孩子們一起居家隔離時,還沒有詳細地給他們講關於病毒的事情。但有一天,就在他看電影的時候,他的兒子艾恩突然喊道:“我們哪裡都不能去的原因,就是因為新冠病毒。”回憶起當時的情況,霍福德說:“我當時吃了一驚,你覺得他們沒聽你說話,但其實他們一直都在聽著。所以我們就坐在一起,好好地聊了聊這個問題,我並不想嚇到他們,也不想讓他們感到緊張。”

薩迪斯·揚有一個6歲的兒子,名叫泰勒,用揚自己的話來說,他簡直就是一個問題機器。“在家裡的每一天,他時刻都在問問題。’我們還要在家裡待多久呀?”什麼是新冠病毒?’這是為什麼,那是為什麼,”賽迪斯·揚說。

而除了關於病毒的問題,孩子們問得最多的問題,可能就是“什麼時候能上學”,或者“什麼時候可以見到自己的朋友”這種問題了。“這是很難回答的部分,”騎士隊的主教練JB比克斯塔夫說,“這就是他們很難理解的地方,為什麼我的朋友很健康,我也很健康,而我們卻不能一起玩呢?為什麼他們不能來我們家裡呢?”

隔離期NBA球員感嘆帶娃太累海沃德:我已看了35遍冰雪奇緣

比克斯塔夫有3個孩子,最小的是他6歲的兒子佈雷德。每天上午,布雷德都要完成學校佈置的作業。跟比克斯塔夫情況類似的是雷迪克夫婦,他跟妻子切爾西有兩個兒子——5歲的諾克斯和3歲的凱爾,兩個孩子雖然還沒有上學,但也到了需要接受學前教育的年紀。這個任務,一部分就落在了雷迪克妻子的雙胞胎姐妹凱麗肩上。凱麗目前就住在雷迪克家裡,給自己的兩個外甥上地理課或者是科學知識課。

除此之外,雷迪克還跟兒子們展開了一個小活動,叫做“每週一詞”。最近這一周的主題詞是“flexibility(靈活性、伸縮性)”,他們在一周的時間裡,都會圍繞這個詞彙探討各種話題。另外,雷迪克還會跟孩子們一起去完成一本填色繪本。繪本的故事是​​關於兩隻小老虎的冒險,而兄弟倆非常喜歡老虎。

這種家庭教育的方式,雷迪克本人也非常熟悉。在他還是孩子的時候,他的媽媽珍妮就長時間地在家給他上課,直到5年級才送他去學校。“我現在對於我媽媽,還有她的教育能力,都有了全新的敬意,”雷迪克說,“我和妻子本來還計劃利用這段時間學習一門新的語言,或者別的什麼知識。但實際情況卻是,我們每天都必須打起十二分精神才能熬到晚上,然後我們會喝一杯酒,接著就只想睡覺了。”

隔離期NBA球員感嘆帶娃太累海沃德:我已看了35遍冰雪奇緣

如何安排孩子們在家裡的活動,這幾乎成了每一個NBA父母頭疼的問題。科沃爾和妻子有三個兒子,他們的做法是採取學校式的時間管理,讓孩子們每天早上9點到11點這段時間來固定學習。

薩迪斯·揚的妻子也是如此,她為9歲的兒子小薩迪斯和6歲的兒子泰勒分別準備了一個“任務清單”,每天都把日程排得滿滿噹噹。“我現在才明白,她真的是很強硬的一個人,”薩迪斯·揚說,“她能夠讓孩子們去做特定的事情,而我通常做不到。另外,我現在還在學著如何做家務。”

隔離期NBA球員感嘆帶娃太累海沃德:我已看了35遍冰雪奇緣

不僅僅是做家務,平時不在家的父親突然多了很多時間陪在孩子身邊,也讓孩子們的生活變得更為平衡。比如騎士主帥比克斯塔夫,他剛開始居家隔離的時候,孩子們都對此有些不適應。“他們遇到什麼事,通常都會喊:’媽咪,媽咪。’”比克斯塔夫說,“但是,我覺得現在情況已經開始變得更均衡了。”而蓋伊每次開車出去購物的時候,孩子們都會依依不捨,他們擔心父親又像過去那樣,開車出去之後要好久才能回來。

雖然不會出去比賽,但球員們在家裡也必須要繼續訓練,來保持自己的身材和運動狀態。馬刺就幫助蓋伊在車庫裡放置了力量和身體訓練的器械,而蓋伊的兩個兒子也會跟爸爸一起過去鍛煉身體。雖然兩個兒子還不大,但蓋伊在訓練他們的時候一點都不含糊。

“我就像把他們搞得疲憊一些,”蓋伊笑著說,“這樣他們的注意力也會分散,就不會都集中在我的身上了。當然,也有些時候比如我正在做俯臥撑的時候,他們倆會突然都跳到我的背上來。”跟蓋伊類似,海沃德也有獨特的安撫女兒們的方式。“我覺得我已經看了35遍《冰雪奇緣》了,”海沃德說。

隔離期NBA球員感嘆帶娃太累海沃德:我已看了35遍冰雪奇緣

NBA的球員和教練們,在賽季進行期間很少有機會跟家人和孩子有這樣長時間的相處機會,但這次突如其來的疫情,不僅讓他們可以呆在一起,也能給彼此更多的支持和鼓勵。

“真的挺好的,”科沃爾說,“就像這樣,我們都待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