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妹搬運工走紅」身著小背心烈日下汗流浹背!緊實的大腿美感十足!自稱:「在男人堆工作很爽快!」

382

很多人說現在年輕人都不想做流汗的工作啦,只想每天待在冷氣房,舒舒服服的吹冷氣。不過去年有網友就拍下一位高顏值正妹,烈日當頭她居然在卸貨!高高的貨物一點都難不倒她!當時就引發暴動,仔細看她手臂的肌肉,就能發現並不是作秀!

2017年有香港網民拍下一名女搬運工人爆肌拉貨的照片,隨即惹來迴響,但真人始終未露面。一度消聲匿跡的「港版勞拉」近日被媒體採訪,真身終於曝光了!

一位身穿小背心、熱褲、爬山靴、綁起金色長髮的「神奇女俠」,揮汗如雨地手拉重達200公斤貨物,穿梭於工廈、馬路間搬貨。她,是30歲的港版勞拉,當過酒店保安,也當過救生員,但忍受不了是是非非,最終投入運輸行業八年,原因是喜歡與男士相處的爽快。

車水馬龍的工廈搬運區,本應是男人的天地。在別人眼中辛苦、骯髒的搬運工作,卻早在朱芊佩(小珠)童年種下憧景果籽。小珠幼時家住美孚新邨,做生意的父親很愛帶她看貨櫃碼頭的日常運作,「他教我這個是20尺櫃、那個是24尺櫃,看着這些機器將貨櫃夾來夾去,覺得好好玩,好想知點操作。就算平時玩玩積木,都會砌貨櫃碼頭。」說畢,小珠靦腆地笑了笑。

畢業後的四、五年間,小珠在各行各業到處打滾,最終投身運輸業:「我中五畢業,做過酒店保安、文職、銷售員、清潔工、救生員,但每份工都做不長,太多是是非非、勾心鬥角,無限自在。」

不善言辭的小珠,坦言在酒店工作期間壓力甚大,「不可以得罪人,不管你是不是做錯事,老闆都是會罵你,客人又會罵你,他們覺得你也不是那麼辛苦。」心灰意冷之時,小珠在工作期間會與運輸工人接觸,便羨慕他們可駕車四處送貨、見識世面,而冥冥中天意也想這個女孩「追夢」,讓她在報紙中看到一則運輸工招聘廣告,打開了她的新生之門。

做過物流一年多,果欄3年,做泰國送貨跟車一年多,百佳外判落貨隊3年,現在糧油送貨一年多。」小珠慢慢地數了數履歷,不禁驚訝道:「嘩,原來這麼久啦,真是眨下眼就過。」她說,在男人堆中工作很自在,「大家說話好真、好直接,又很團結,有時不夠力就會互相幫忙,雖然做物流成日大汗淋漓,但是做得開心,又獲得經驗、錢,又會學到不同的事情。」在社企餐廳的經理透露,小珠送貨2、3年,都會送漏貨後即時跟進補充,雖然平日說話不多,但感受到她的熱誠和有禮貌,每次來到餐廳,都受到員工和食客的歡迎。完成一個送貨點後,小珠開心收到一位嬸嬸親自煲的涼茶。

八年前,小珠找到物流運輸工作,但要在男人的天地立足,要付出雙倍汗水之餘,更要有強大的心臟面對流言蜚語,「曾經有人會同我講:『女人仔回家做飯啦,來這兒做什麼?』我聽完不出聲,用行動證明給他看我是可以的。」

她繼續說,一般女性會選擇體力勞動較少的工作,但「當我看到貨車載滿貨,就好像被我征服了,就很有滿足感。」日復日的搬貨、拉貨、送貨,令她的大腿及「老鼠仔」線條盡現,「我都驚太man,所以時刻提醒自己是女仔,放假就會穿裙,打扮下自己。」小珠邊說邊笑得腰果眼再現。不過,當聽到司機說後日要到貨櫃碼頭拆貨,她即興奮道:「我又要去,我又要去,拆貨好正呀。」

今年的5月天很酷熱,下午氣溫持續高達攝氏30度以上,小珠如常身穿小背心、熱褲,熟練地「唧」車再加貨物在卡板上,從一棟工廈拖出貨物再搬上車,8包各凈重25公斤的米,小珠亦輕鬆托起、放下。

小珠動作利落,不消一會兒便完成上貨,然後疾步穿梭在貨車之間,消失得無影無蹤,眾人慌忙尋找她的身影時,只見她手拿數瓶飲品出現,送給在場工作人員:「天氣熱,你的都辛苦啦。」

上戰場一段時間,難免會留下不少「戰績」。小珠愛穿淨色小背心和熱褲,古銅色的皮膚下,雙腿的大大小小瘀傷仍清晰可見,「上個月送貨,我為方便無用車尾板,就在側門落貨,我直接將貨托上肩,想着對面嘅拍檔接貨,沒想到他沒反應過來,我已經連人帶貨被重力扯住翻過欄杆,腳撞到受傷。」

當時小珠雖十分害怕,但站起後感覺行走如常,便繼續送貨,「做一會兒突然覺得有不妥,腳好痛,擔心骨有事,送完貨就上車休息,隔幾日不舒服就去看醫生。」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獨自一人在香港打拚的小珠,背負家人希望,面對工作困難,她心中總有兩個字支撐着,便是「生存」。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