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NBA閃耀過的異類超乎你想像,鎖喉教練的“狂人”依然是好球員

21

斯普雷威爾對比賽的付出是其他球員的典範,而他在私底下卻很害羞。

——格雷格·波波維奇

  1997年的金州勇士隊正面臨前所未有的“黑天鵝事件”:隊內核心拉特里爾·斯普雷威爾在一次訓練中,對主教練PJ卡萊西莫鎖喉長達15秒(當然不是用膝蓋鎖的),在被眾人拉開之後,斯普雷威爾20分鐘後再次來到卡萊西莫身邊,無論他這次的目的是什麼,勇士球員和助教們都沒再讓他得逞。

  “我掐得沒那麼兇,他當時還能呼吸來著。”斯普雷威爾事後說。

  事件發生後,勇士迅速做出回應,取消了他剩餘三年2370萬美元的合同,NBA總裁斯特恩也頒布了有史以來最長禁令——在沒有涉毒的情況下,斯普雷威爾被禁賽一年。

  在公開道歉之後,斯普雷威爾向球員工會提出了抗訴,並聲稱自己鎖喉是因為遭到了種族歧視。最終,他的合同得以保留,一整年的禁賽令也被削減到68場。考慮到27歲的斯普雷威爾前一賽季場均24分,還有他標誌性的足夠點燃全場的雙手暴扣,這是當時的聯盟能做出的最大讓步。

在NBA閃耀過的異類超乎你想像,鎖喉教練的“狂人”依然是好球員

  但斯普雷威爾桀驁不馴的“狂人”形像已經深入人心,以至於《體育畫報》在專刊封面上寫道:“斯普雷威爾已經成了負面典型,日後任何與主教練有矛盾的球員在動手前,都會先想到斯普雷威爾的遭遇,然後就會消解他們的衝動。”

  不過正如斯普雷威爾當時的隊友布萊恩·肖所說,“這起事件最尷尬的地方在於,它是在封閉的訓練場發生的,人們看不到更多的細節。”

  在斯普雷威爾的鎖喉和二次進攻未遂之前,據1997勇士隊員們回憶,當時球隊正在進行傳球訓練,“教練走近斯普雷威爾大聲喊道:你能傳得再用力一些嗎?斯普雷威爾要求卡萊西莫走遠一點,而卡萊西莫沒有照做。”

  於是斯普雷威爾先來一發雙手暴扣熱身,隨後以突破第一步的速度沖向主教練,勇士球員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就看到斯普雷威爾的雙手扣到了主教練的脖子上。

在NBA閃耀過的異類超乎你想像,鎖喉教練的“狂人”依然是好球員

  卡萊西莫與斯普雷威爾都不以好脾氣著稱,卡萊西莫是出了名的嚴格和以體係為重,幾乎從沒在球員那裡收穫過好評;而斯普雷威爾早在入行第二年就和隊友爆發過衝突——時年23歲的斯普雷威爾和隊友拜倫·休斯頓展開1v1格斗大戰,這場戰鬥的結果早已隱沒在歷史的塵埃中,但1993年的拜倫·休斯頓比斯普雷威爾重50磅(約23公斤),而且據隊友克里斯·韋伯回憶,休斯頓有著“泰森一般的體型和風範”。

  在與“泰森”搏擊的兩年後,斯普雷威爾再次與隊友杰羅姆·科西發生衝突,這次他不再只靠身體戰鬥——在衝突中,斯普雷威爾聲稱要“槍擊杰羅姆”。

  當然,斯普雷威爾終究還是沒有把槍帶到更衣室,這兩個隊友都在後一個賽季離開了勇士。但斯普雷威爾的脾氣還是沒轉好,尤其在四年換了四個主教練、勇士卻從50勝首輪一步步滑到30勝擺爛的情況下。在鎖喉事件爆發前,勇士16場比賽只贏了1場。

  斯普雷威爾後來回憶道:“當時我只覺得所有的失望和憤怒都匯聚到了最高點,然後我沒有克制住,情緒就這麼爆發了。”

  順便,在禁賽期間,斯普雷威爾因為超速行駛撞傷兩人,被法院判處監禁3個月。

  “現在我想做個好人。”斯普雷威爾說。

在NBA閃耀過的異類超乎你想像,鎖喉教練的“狂人”依然是好球員

  復出之後的斯普雷威爾履行了自己的諾言,他不再和隊友鬧事、與教練鬥毆,他加入紐約尼克隊,1999年縮水賽季在帕特里克·尤因受傷的情況下,幫助球隊一路黑八到總決賽的舞台。他和阿蘭·休斯頓、拉里·約翰遜與馬庫斯·坎比一道,組成了聯盟最具運動能力和侵略性的鋒線陣容。在1999年總決賽與聖安東尼奧馬刺的較量中,斯普雷威爾場均26分,是尼克斯的頭號得分手。

  總決賽最後一場,背水一戰的斯普雷威爾狀態神勇,砍下全場最高的35分,下半場幾乎刷爆了肖恩·埃利奧特和馬里奧·埃利的防守。

  但是,在比賽最後關頭,斯普雷威爾背了三個不大不小的“鍋”。

  馬刺最後一個進球回合,鄧肯吸引包夾,分給弧頂的埃利奧特,埃利奧特隨即突分底角的小將軍埃弗里·約翰遜,約翰遜中投打進,反超比分。在這個回合中,斯普雷威爾防守端判斷失誤,間接造成了約翰遜的空位。

  此時尼克斯還有47秒的時間,兩個反超比分的機會,然而斯普雷威爾兩次幹拔,全部打鐵。

在NBA閃耀過的異類超乎你想像,鎖喉教練的“狂人”依然是好球員

  隨著尤因的離開,斯普雷威爾成了紐約新領袖,逐漸平庸的尼克把他交易到灰狼,他和凱文·加內特、薩姆·卡塞爾組成“三頭狼”組合,殺入2004年西部決賽。面對管理層送上的3年2100萬美元合同,斯普雷威爾說出了“沒有1000萬不夠養家”這句醒世名言,然後施施然退役。

  但那並不是他狂氣再起,口出狂言。對熱愛遊艇的斯普雷威爾來說(2002年夏天,他在遊艇上摔斷了手,後來尼克斯因為他隱瞞傷情而罰了他25萬,斯普雷威爾本人卻對記者表示,這是他打架打壞的),一年沒有1000萬,確實不夠生活——退役後的斯普雷威爾因為還不起租遊艇的費用,不得不變賣遊艇,償還了百萬美金的欠款。

  此外斯普雷威爾還得應付各種意外:2006年,一名女子指控斯普雷威爾在遊艇上“試圖勒死她”,警察在女子的脖頸上發現了勒痕,但因為不知道這是性之所至還是舊日重現,這起訴訟最終不了了之。

  2007年,斯普雷威爾的同居女友坎迪斯·卡比爾又指控他實施家暴,並索賠2億美元——其中還包括他們四個孩子的撫養費用。當然這起訴訟同樣不了了之,因為斯普雷威爾在2008年就還不起房貸了。

在NBA閃耀過的異類超乎你想像,鎖喉教練的“狂人”依然是好球員

  比起“狂人”這個諢名,我更喜歡把斯普雷威爾稱作“浪子”。就算在群星閃耀、放飛自我的20世紀90年代,斯普雷威爾也是天邊最亮瞎眼的那顆星。他有超絕的天賦,也有驚人的脾氣,球場上的他讓萬人傾心,球場下的他卻招來了萬眾唾罵。

  如果沒有這些場外的斑斑劣跡,斯普雷威爾會達到什麼高度?他入行第一年就場均15分,第二年就成了全明星側翼、入選最佳陣容和防守二陣。更讓人驚嘆的是,除了被禁賽的68場比賽之外,斯普雷威爾幾乎打滿了生涯每一個賽季,場均接近39分鐘,再想到他生涯中前期飛天遁地一般的打法,幾乎就是天賦兌現的安德魯·維金斯。

  但是你能想像維金斯掐湯姆·錫伯杜脖子的畫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