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歲男童睿睿患癌,病危彌留之際,媽媽:別走遠,媽媽再把你生回來

12

“睿睿,你感覺得到媽媽的心跳了嗎?”“睿睿,爸媽來看你了!”“睿睿,是爸媽不好,不該給你化療,是媽媽不好,沒有給你一個好身體!”“睿睿,你要是捨不得媽媽,就堅強點挺過來,爸媽帶你回家,再也不打針了!”

“睿睿,如果真的太疼了,你想走就走吧,但不要走太遠,媽媽再把你生回來,還叫朱文睿!”青島婦女兒童醫院重症監護室裡,於海艷握著兒子睿睿的手哽咽地說著,旁邊的醫生和護士聽到後都流下了眼淚……

很多人都說,給孩子留再多的錢和物質都不如留給他一個親人,到了我這個年齡就特別的有感觸。我叫於海艷,今年39歲,家住山東省青島市即墨區北安街道的農村,老公叫朱敬旭,

今年40歲,我們有兩個兒子,大兒子今年13歲,上初二了,小兒子今年1歲8個月,是一名高危血癌患者。在有小兒子之前,我和老公一直都想再要一個孩子,二胎放開以後,我們就鼓起勇氣懷上了二胎。2018年4月27日,小兒子朱文睿出生了,雖然之前我們想要個女兒,但兒子我們也非常的高興。

睿睿的到來,給我們一家帶來了很多歡樂,兩個兒子的壓力儘管很大,但一想到我們是一個四口家庭,我和老公還是感覺很滿足的,我們雖然不富裕,但也是吃喝不愁,而且我們相信,只要勤勞能幹,日子肯定會越過越好。

然而,這樣的快樂時光並沒有持續太長,2019年4月22號,在睿睿即將一周歲時,因為咳嗽不止我們帶他去醫院檢查,大夫說孩子血像異常,並建議我們去上級大醫院檢查。當時我彷佛感到了情況的嚴重性,但我不敢想太多。

第二天,我們就帶著孩子去了青島市婦女兒童醫院,再次查出血像異常後,醫生讓我們辦理住院,並做骨穿檢查。

當時我很驚訝和恐懼,看孩子抽血我都心疼得要命,更別提抽骨髓了,我真的不敢想睿睿的病會嚴重到什麼程度。沒有別的選擇,我們聽從醫院的建議,辦了住院,睿睿也抽了骨髓,我們忐忑不安地等待結果。

在煎熬中度過了兩天之後,結果出來了,醫生很凝重地告訴我們,孩子得的是急性髓系白血病M7(高危)!我都忘記了當時地感受,只感覺天像塌了一般,不敢相信這種只有在電視劇裡才會出現的疾病會發生在我只有1歲的兒子身上。

沒辦法,睿睿隨即便開始了化療,因為孩子的血管細,有時扎針要紮好幾次才能紮好,有時還要開兩路或三路針管同時打藥水,身上還有心電監護渾身都是各種管子電路……睿睿不會說話,他只有哭,當時我們心疼得都已經接近崩潰了!

沒過幾天,睿睿就開始發高燒,連續三天高燒不退,出現了肺部感染,還伴著拉肚子、嘔吐等症狀,為了配合治療,醫生開始對他禁食,不讓吃東西。

6月21日,醫生說控制不住了,必須送進兒童監護室,我們不想送,但是孩子需要在那裡搶救,看著護士把孩子抱進去,關門的那一瞬間,我的心像被挖去了一樣,轉身撲在孩子姥姥身上痛哭起來,不知道睿睿這一進去我還能不能再見到他……

第一夜,病床還沒收回去,我躺在病床上,用盡全力去感受睿睿的味道,可身邊空空的,感覺空氣都是凝滯的,沒有了睿睿,我的眼淚止不住地流了一夜。

第二天上午10點,我在ICU門口聽消息,知道孩子正在抗感染中,而且得了麻痺性腸梗阻。接下來的幾天,我們在監護室的走廊裡打地舖,雖然看不見孩子,但至少覺得離孩子近一些,我在心裡默默地對睿睿說,“寶貝別怕,爸爸媽媽在門外面守著你,等著大夫能送來你的好消息。”

可到第五天的時候,醫生還是下達了病危通知書,說孩子目光呆滯,不正常,血小板輸上過兩天就沒了,現在就只能靠營養液維持生命體徵,血液科醫生過來說,

孩子的這種病型很難治好,到最後恐怕會人財兩空,建議我們帶孩子回家,聽天由命吧。當時我和老公都不能接受這個結果,我們無從放棄,我們一再表明堅決救孩子。

就這樣,在我們的堅持下,醫院勉強把他留了下來。又過了9天,醫生再次嚴肅地下了病危通知,給我們說孩子已經進入了昏迷狀態。

“把孩子接到病房吧,做個臨終關懷,給孩子買身新衣服,好好陪陪孩子吧。”聽完醫生的話後,我已經淚眼婆娑,雖然想到過有這一天,但每想到這一天來了之後,我們還是無法去接受。

醫生錄了孩子的視頻給我們看,我心痛到無法呼吸,我們求醫生讓我們再看一眼孩子,醫生答應了。從頭到腳換了消毒衣,我都感覺自己暈暈地走不穩了,孩子爸扶著我走進孩子躺著的那張床,孩子的情景讓我再次崩潰:

渾身浮腫,插滿了各式各樣的管子,像個機器人一樣,全身黑皮七裂八瓣,有些已經脫落了,手腳的指甲都掉了大半,嘴也糜爛了,面目全非,這還是睿睿嗎?

我的大腦已經是一片空白了,看著睿睿蜷曲在大床中間的小小身軀,我渾身顫抖,兩個月前還好好的孩子,轉眼間就要離開這個世界了,作為媽媽,我怎麼能接受!

那邊的睿睿爸爸也早已哭得沒了聲音。我們跪下,哭著求大夫,我們不放棄孩子,該用什麼藥就用,該輸血就輸血,一定要治到孩子最後一口氣!“既然你們決定了,我盡最大的力量救這孩子!”主治醫生被我們感動了,流著淚說道。

在之後的日子裡,我們每天都背著包徘徊在監護室外面,包裡放著給孩子買好的新衣服、新鞋和新帽子,因為我怕那一天真的來了,我會崩潰地連給孩子買衣服的力氣也沒有。

但我知道,我心里希望這一天永遠不要到來,我只希望能帶著健健康康的睿睿回家。慶幸的是,睿睿的感染得到了控制,血像也趨於正常了,於是被轉到了普通病房。

2019年8月底,我們在徵得醫生的同意後,帶著睿睿回家了。在家的那段時間裡,我們帶著睿睿去摘葡萄、去看大海、去貼近大自然,

我天真的希望,能夠在有限的時間裡,帶他看遍他一生要看的光景。上天是眷顧睿睿的,他的情況越來越好,越來越穩定,這也讓我們信,睿睿的病肯定能夠痊癒!

9月初,在醫生的建議下,我們帶著孩子去了北京人民醫院,我真心的希望睿睿在這裡能夠徹底重生。在北京人民醫院,醫生給睿睿做了骨穿,給制定了先補大劑量化療再進行骨髓移植的治療方案。

自從孩子得病後,我們真正地意識到什麼叫花錢如流水,孩子看病需要錢,沒辦法,孩子的爸爸只能回家賺錢,我和孩子的姥姥在醫院照顧睿睿。

夜深人靜時,我常常難以入睡,摸著睿睿可愛的小臉蛋,看著他的小嘴時不時地在往我懷裡找奶吃,再摸摸他胖乎乎的小胳膊,小腿……

我的眼淚就止不住地流:“孩子,你是媽媽十月懷胎生下來的寶貝,看著你一點一點地長大,你不知道媽媽心裡有多幸福,媽媽真的不明白,為什麼你會得上這麼可怕的病,媽媽心裡真的好害怕,媽媽不想失去你,媽媽不想讓你走……”

自從睿睿生病後,我們就帶著睿睿到處奔波看病,雖然忽視了對大兒子的關心,但他卻更加懂事了,上初中的孩子,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可他省吃儉用地為弟弟省下錢來看病。

家裡不僅花光了積蓄,而且已經賣掉了所有能賣的東西,借遍了所有能藉的親朋好友。如今,睿睿正在補移植前的化療,可面對35萬元的移植費用我們卻手足無措,但只要有一絲希望,我們也不會放棄自己的孩子。希望大家也能為睿睿加油!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