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人生最大的痛苦,都歸咎於自己想太多!」

66

慧能大師有這樣一首慧語: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世間萬物,不過都是空無一物

只是一場虛妄,人生這一場虛妄之中,總會因為主觀的錯誤執念,而給自己帶來無休止的苦惱,人生的痛苦與煩惱都是如此。人生最大的痛苦,都要歸咎於自己想的太多。

明朝奇書《菜根譚》說:競逐聽人,而不嫌盡醉;恬淡適已,而不誇獨醒。此釋氏所謂「不為法纏,不為空纏,身心兩自在者」。

聽任他人去追名逐利,但不因為別人追求名利就疏遠他們,恬靜淡,是為了適應自己的本性,但是不會因此而誇耀自己清高。

「佛說:「人生最大的痛苦,都歸咎於自己想太多!」」的圖片搜尋結果

不沉迷於名利的執念,這就是佛家所說的:「不為一切事物的和道理所羈絆,也不為虛無的道理所困擾,能做到這樣,便可以使身心自在自由。」

世間本無事,庸人自擾之。很多人居於俗世,但未必安於恬淡,總是拿自己內心莫名的情緒去煩擾自己,讓自己增添了痛苦。

無論是為名還是為利,又或者是為了自己的情緒本身,陷入的都是一些虛妄的浮華苦痛之中。這樣的執念,即便是身處紅塵之中,不能脫離外物束縛,一個人的內心,就是自己最大的牢籠。

這一切都是痛苦的根源,當超脫這一切的時候,才能領悟真性,達到身心的自由自在。換一種活法,才會遇見不一樣的自我。

曾經有兩個人,叫許璪和顧和,他們兩個都在丞相王導手底下做事,兩個人也都受到了王導的賞識和重用。

「佛說:「人生最大的痛苦,都歸咎於自己想太多!」」的圖片搜尋結果

但凡是遇到出外遊玩,或者朋友聚會的時候,王導都會帶上他們兩個,兩個人的表現並沒有什麼不同,
也都非常出色和優秀。有一天晚上,到王導家去聚會玩,兩個人都很高興,喝的都有一點多,王導就讓他們留宿在自己家中。

到深夜的時候,顧和翻來覆去的到天亮都沒有睡著,但是許璪一上床就鼾聲大作,王導回頭就對客人說:「這裡真是難得安眠的地方。」

兩個人是明顯的對比,同時也展現了對於人生不一樣的態度。都是受到丞相的邀請留宿家中,但是顧和卻翻來覆去一整夜難以入眠,他擔心自己的呼嚕聲吵到了丞相王導,擔心因為自己弄髒了地方而失禮,引得王導不高興。

但是面對著同樣的情況,許璪卻安然入睡,說不定還美美的做了一個夢。同樣的狀態不同的心性,人生也會有不同的結局,所以同樣的人生也會有不一樣的活法。

「佛說:「人生最大的痛苦,都歸咎於自己想太多!」」的圖片搜尋結果

太多執念的人總會多了許多痛苦,而那些瀟灑坦然的人,才會活得輕鬆許多。人生虛妄不過數十年相比之下,

人生有著有人能夠坦然的面對人生的種種局面,即便是有事發生,也能一笑了之,但是有人卻無事生非,在本該平坦美好的歲月,卻把自己弄得滿是滄桑。

這一切並非是外界的壓力,而是內心的使然。內心心性的迷亂和痛苦,內心對於那一些本該忽略事情過於執念,讓自己內心增添了太多無關的煩擾,這樣的人生,終究是得不償失。

古語有云:賞花酣酒,酒浮園菊方三盞,睡醒問月,月到庭梧第二枝。此時此興,亦復不淺。對話飲酒,
酒中飄著園中的新菊,共飲三盞。

睡醒之後問月,月亮已經照到庭院梧桐的第二棵樹枝,此時的興致實在是不淺呀。李白經有一首詩: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

「佛說:「人生最大的痛苦,都歸咎於自己想太多!」」的圖片搜尋結果

其中蘊含的智慧與精神,就是追求人生的絕對自由,追求人生拋開外物的一分從容和豁達。人生苦短,何不醉酒當歌,唱著人生幾何,何必整天讓自己痛苦的纏繞在那些虛妄的煩惱之中。

不執著於人生的苦惱,不局限於那一些無妄的苦痛之中,換一種活法,用不一樣的慧眼看待這個世界,你會活得更輕鬆。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