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女什麼是獨立和擔當在哪裡?】退休金每月38K一分不剩!兒子帶著一家五口「啃老」理直氣壯 70嵗父親崩潰哭訴:我太累

410

父母最大的成功,不是給兒女多優渥的物質生活,不是給他們留下可觀的財富,而是教會子女什麼是獨立和擔當。子女啃的理直氣壯,父母被啃的有苦難言,「溺愛」是背後的推手。幼年是寶,中年啃老。這是恆古不變的道理,是生活毫不客氣的因果循環,更是過來人悔不當初的教訓。

分享人:程國志 男 70歲我是退伍老兵,複員後被安排在市裡工作,老家在鄉下,家裡有年邁的父母,還有七八畝田,老伴在家照顧父母,撫養孩子,還要種田,我只能每周回家一趟,幫她分擔。

這麼多年老伴真的很辛苦,作為軍嫂,年輕的時候我們天各一方,複員了也是聚少離多。家裡的贍養,撫養的擔子都她一個人扛起,還要操心吃喝拉撒,春種秋收,我心裡對她,還有我們唯一的兒子都無比的虧欠。

我從小對兒子缺少陪伴,他對我很排斥,也不親近,老伴也覺得對不住孩子,就給了他雙倍的愛,來彌補父愛的缺失。

老伴忙於農活和家務,學歷也不高,兒子學習上她也輔導不了,他學習成績很差,是班級裡扯後腿的學生,老師經常點名批評,同學也恥笑他,所以,他更不願意去學校了,高中沒畢業就輟學了。

我好說歹說,也沒能阻止兒子的決定,作為父親,我內心的慚愧更深了一層。我想,如果我陪在他身邊,給他幫助和鼓勵,教他學會迎難而上,百折不撓,他可能就不會胸無點墨,過早的進入社會品嘗生活五味。

我聯繫市裡的學校,準備讓兒子學個一技之長,有個安身立命的技能,可能對學校有陰影了,兒子一口回絕,他說他要去打工。既然兒子心意已決,我只能作罷。

我托熟人給他介紹了幾份工作,都做了沒多久就不幹了,理由是太累,工資又不高,不夠花的,還沒女同事,找對象都沒機會。好吧,天高任鳥飛,讓他自己去闖吧。

兒子找了一家夜店,在裡面做服務生,我不喜歡他在夜夜笙歌的環境裡工作,但是,我的反對不起作用,兒子轉身就走了,真是兒大不由爹啊。

幾年後,兒子和在夜店的對象結婚了,婚姻自由,我們沒有反對的權利,只能把意見放在心裡,強顏歡笑給買房置業,張羅婚禮。

我退休後直接回了老家,父母已經去世,沒有好好陪伴他們,給我留下了太多的遺憾,只想多陪陪辛苦大半生的老伴,彌補多年來的虧欠。兒子媳婦第一胎生了兩個雙胞胎孫女,二胎生了一個孫子,都是我們老倆口看大的,三代同堂,兒孫繞膝,這是每個老年人渴望的晚景。

兒子媳婦從城裡回來了,說城市不好混了,工資又低又辛苦,生活壓力大,現在農村空氣好,山水好,適合發展,他要大搞養殖業和種植業。

兒子說的一套一套的,我聽了還很欣慰,覺得這麼多年,兒子在外面沒白闖蕩,挺有思想的。可是,他說起來夸夸其談,眉飛色舞,卻光說不做,典型的「語言的巨人,行動的矮子」。

一家五口都住在了家裡,孩子們上學,倆口子除了打麻將就是玩手機,過起了優哉游哉的田園生活。每天一大家子七口的一日三餐,都是老伴張羅,媳婦一手不伸,吃完碗筷一推,躺在卧室玩手機,兒子出去約牌,我把七八畝地都種了玉米,除草施肥,兒子一把手都不搭。

他們一分錢生活費都不交,我工資不低,每個月38000,三個孩子的學費,課外輔導班一對一的費用都是我承擔;孩子們長身體,每頓飯都不能對付,葷素搭配,每個月伙食費很大一筆開銷;老伴年輕的時候累傷了,有病也抗著,年紀大了身體每況愈下,每個月吃藥就是一筆不小的費用;

還有我給兒子一家五口人買的保險費用;兒子媳婦隔三差五還找和我要零用錢,一年下來,我這點退休金一分不剩。我和兒子說:「你年紀輕輕的,不出去奮鬥,這麼呆著什麼時候是頭?咱們家裡,怎麼長幼顛倒了?該養老的每天扛著鋤頭去鋤地,該拼搏的人卻暮氣沉沉遊手好閒,你就這麼給自己的子女做榜樣嗎?」

兒子一聽不願意了:「誰說我無所事事了,我不在考察等機會呢嗎?吃你幾頓飯就心疼了?你退休金那麼高,不給你兒子孫子花給誰花啊?將來你老的不能動了,有錢有用嗎?還不是指望我們?現在你養我,將來我養你,這不是很公平嗎?」

兒子的話真的讓我悲不自禁,黯然神傷啊,一個不惑之年的父親,竟然能說出這樣的話來,我除了心痛還有無助。老伴說:「算了,孩子小時候,你沒有陪伴他盡父親的責任,就當他還小呢,你在彌補失去的那些光陰,兒女本來就是債,你欠兒子的多,還沒還完,還完他就不啃老了,這麼想就舒服了。」

老伴安慰著我,自己卻老淚縱橫。可是,老伴啊,這是在用另一種方式害孩子啊。兒子所謂的等機會,一等就是五年,也啃了我們五年,什麼時候是頭啊,太累了……

寫在最後:真正的晚景凄涼,不是孤身一人,而是兒女雙全,卻「老無所依」。很顯然,兒子覺得父親從小對他沒盡到責任,虧欠他,啃老心安理得。而父親愧疚於對兒子的疏於陪伴,引咎自責,也無奈被啃。

畸形的心理扭曲,造就畸形的以德報怨。啃老的原因首先在父母,其次在兒子。先是家長寵溺,擔心孩子受苦受屈,加之初期父親工作的特殊性,讓父母心懷愧疚,更是對兒子包容和遷就。

其次是孩子自己,本著你欠我的心理,習慣或期望生活在父母的羽翼之下,久而久之失去了社會性和自力更生的勇氣及動力。兒孫自有兒孫福,何必為兒做馬牛。是是非非古到今,日月光輝照人心。  加碼看不肖啃老3劣孫!強逼79歲嬤賣玉蘭花 稍有不從就痛罵

玉枝阿嬤每天下午在桃園火車站前叫賣玉蘭花(圖),晚上繼續在桃園夜市賣花,一天工作至少12小時。謝昇璁攝「啃老啃到見骨!」桃園有三名三十多歲的不肖孫子、孫女堪稱啃老族終極版,把年邁阿嬤當搖錢樹,

利用她到火車站、夜市賣玉蘭花賺取暴利,若賣不好,不僅不給吃,只讓她舔碗蓋,甚至還出拳毆打,夜市攤販群情激憤,

桃園縣政府社會局已介入,但老人家並不領情,因為如果她不工作,一家人如何生活,諷刺的是孫子們都是成年人,卻要老阿嬤每天工作十二小時供養他們。

賣玉蘭花的玉枝阿嬤,最近成了桃園市觀光夜市的大紅人,因為攤販們大家都看不下去了,爭相向縣府社會局及《蘋果》投訴,「有啃老族在夜市出現」。

玉枝阿嬤的左眼瘀青,她說是跌倒弄傷。孫女喝斥:不能坐 記者前往夜市查訪,果真看到七十六歲玉枝阿嬤站在夜市前賣玉蘭花,頭髮花白,眼神放空不斷念著:「小姐∼買花,小姐∼買花」,她五十歲的女兒,則站在夜市中段賣,孫女則是在便利商店門前的椅子上呼呼大睡。

攤販說,孫女常兇惡地喝斥阿嬤,不讓她坐著賣花,有次有客人看阿嬤可憐拿出一千元,買下籃子內所有的花,要她快回家休息,怎知客人一走,她孫女又補上一大籃花,讓阿嬤繼續賣,令人氣結。

另外,玉枝阿嬤下午時段會在桃園車站賣花,記者目擊有次她孫女坐在機車旁吃著一碗廣東粥,玉枝阿嬤跟她說:「我真的很餓,妳給我一點吃的。」但孫女不理她,還說:「妳還沒賣完。」

阿嬤只好舔著碗蓋,最後孫女僅給一勺,放在碗蓋上,她只能舔著吃。上周玉枝阿嬤左眼下眼瞼明顯瘀青,馬上又引起夜市攤販的議論,他們說,阿嬤孫女曾透露,是因為花沒賣完,被孫子打的。

桃園火車站近日貼出告示,提醒民眾不要再向阿嬤買花,否則會導致阿嬤超時工作。官方貼公告籲別買 桃園縣社會局社工科科長蔡逸如表示,他們已經前往訪查八次,但是阿嬤卻抱怨社工管太多,還說,「如果換別的工作,可以收入像賣玉蘭花這麼好才換」,

其實她的兩個孫女(三十二歲、三十三歲)做資源回收工作,孫子(三十一歲)則從事打掃清潔工作。因此鐵路局還貼出公告,要民眾不要再向阿嬤買花了。但鄰居說,三個孫子目前沒有工作,都是靠阿嬤與媽媽賣花為生。稱「年輕人不好賣」 記者詢問孫女為何還讓年邁的阿嬤出來賣玉蘭花,孫女竟回答:「不然我們一家人要怎麼辦?我們年輕人來賣又不好賣,當然要她來賣啊!」

「實在無恥!」新店耕莘醫院精神科專科醫師楊聰財分析,這起案例除了家庭功能失調,職責顛倒,甚至還有家庭暴力的危險,情節誇張,他認為個性眼高手低、沒自信心、甚至自我封閉的人,都容易出現啃老的心態。

熱心買花 許多善心的民眾掏錢向年邁的玉枝阿嬤購買玉蘭花。

餓到舔蓋 大口吃粥的孫女,只舀了一口放碗蓋上讓阿嬤舔著吃。玉枝阿嬤真的很會賣!《蘋果》跟隨老婆婆賣玉蘭花一天,發現阿嬤竟賣了近四百串,收入近一萬兩千元,扣掉一半成本,淨賺也近六千元。但就在她奮力賣花的當下,她的孫子、孫女則是逛金飾店、買蛋糕,生活好不愜意。

孫女閒晃 孫女則在蛋糕店蹓躂閒晃,選購蛋糕。不斷叫賣沒吃喝 玉枝嬤一天賣幾串玉蘭花呢?十月十八日下午一時開始,阿嬤已到桃園火車站就定位,她的玉蘭花每串五朵,一串賣三十元,到晚上七時三十分時,她賣了兩籃共兩百四十串,進帳七千二百元,才坐著等孫女來接她。記者發現阿嬤一直沒喝水、沒吃飯也未上過廁所,就是不斷叫賣玉蘭花。

晚上八時三十分,阿嬤換到桃園夜市賣花,眼看晚上十時三十分就要賣光一籃了,孫女兩度來補貨,她抱怨「花太多了」,且面露微慍。

這時天氣不穩定,下起了小雨,她未撐傘努力賣著孫女又給她加的「功課」,一直到晚上十一時五十分,她終於賣光,計數器紀錄是一百五十三串,再進帳四千五百九十元。

阿嬤這一天工作十一小時,總共賣了三百九十三串玉蘭花,進帳總數為一萬一千 七百九十元,以目前玉蘭花價較貴的成本來算,一串玉蘭花的成本是十五元,扣除成本,阿嬤淨賺五千八百元。

但在十月十三日下午,阿嬤也是在火車站努力賣花,而她的孫子、孫女合騎一輛機車到桃園市區逛街,
孫女買了蛋糕、麵包,孫子則是進了金飾店看看,生活十分愜意。

啃老族症狀表
★兩年連續無業、不接受專業訓練、也沒有進修計劃。
★生活開銷靠家裡長輩支出、並覺得理所當然。
★家裡三餐照吃,不付勞力,認為理直氣壯。
★嘴巴上愛說「找不到適合我的工作」。
★自認任何工作都無法勝任。
★自認沒有跟他人相處合作的能力。
★即使天塌下來,都有長輩扛著。

註:符合以上3項症狀,代表你可能有啃老族的傾向,症狀越多項,代表程度越嚴重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