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不生小孩也沒關係!27歲女友得急性髓系白血病,男友父母長達6年的抗病過程,支持兒決定,「病房上演感人奇蹟」結局暖哭全網

30

當另一半患上重症,你會怎麼做?這名男子選擇陪女友一起抗癌,令人感動的是男方的父母也非常支持兒子的決定,並提供物質上的幫助,還暖心地說「就算之後結婚不生小孩也沒關係,目前阿詩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在經過長達6年的抗病過程,兩人的結局也感動網友:「看到愛情最美的模樣!」

鄒宇君和女友嚴詩媚原本只是高中同學,2014年回到同一處工作,在長期的交流之中,愛情悄然萌發,原以為這只是一段再平常不過的戀情。直到2015年,27歲的女友突然被查出患有急性髓系白血病,兩人的甜蜜生活一夕之間變調。

女友患重症的消息,對於剛確定戀愛關係不久的鄒宇君來說,無異於五雷轟頂。但痛哭過一次後,鄒宇君決定踏上了和阿詩共同對抗病魔的道路,更出乎他意料的是,當他將阿詩的病情告訴父母後,鄒父和鄒母竟一如既往地支持兒子,不僅給予阿詩物質和生活上的幫助,還在兩人計劃結婚前主動囑咐兒子:「不生小孩也沒關係,目前阿詩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鄒宇君一家人的善良與真誠也極大地鼓舞著嚴詩媚和她的家人們。如今,經過與哥哥的移植手術後,阿詩已逐漸康復。闊別多年,她也重新回到了衛生系統單位工作。即使在她面前還有「5年一大坎」,但是她不再像最初時那麼害怕,她越來越相信活在當下,她也期望,愛能幫她戰勝一切,包括病魔。

示意圖來源:三立新聞

在醫院病房裡,許多醫護人員對於鄒宇君與阿詩這對年輕情侶有印象:女孩個子不高,在醫院住院將近三年,而每年的寒暑假,都會有個180公分的高個子、身型有些微胖的男孩接替女孩的母親來照護她;晚上,男孩睡在旁邊的小床上;白天,再跑去租屋處做好飯菜送到醫院。

治療期間,因為病人只能吃清淡的家常飯,為了提高食慾,兩人電視機裡就總是播放著《孤獨的美食家》、《天皇的御廚》等美食節目;這對小情侶還會在病房裡過情人節,而所謂的「鮮花」其實是男孩子親手做的一個花型窩窩頭…

鄒宇君和阿詩的愛情平凡但又可貴:因為從一開始的病情確診,到之後每年的戀愛紀念日和情人節,再到求婚,這些重要時刻幾乎都是在病房裡度過。病房裡承載了他們的痛苦,也承載了他們的幸福。

旅行前突然查出病情

如今在家裡,鄒宇君還保留著2015年時兩人計劃去日本旅遊時購買的機票,旅行攻略以及簽證。這一趟旅行成為來鄒宇君和阿詩之間最大的缺憾之一,因為在出發前兩周,阿詩就被確診重症。

確診當天是星期四,由於即將周末,醫生便建議阿詩趕緊叫來父母簽下同意書,星期五就進行治療。「一切都非常猝不及防。」阿詩說,她來不及悲傷,來不及做心理準備,命運就給了她一個新的劇本。

阿詩住進了醫院,鄒宇君一個人慢慢地走回家。他像往常那樣開門,換鞋,當他剛坐下看到房間裡的日本簽證時,突然就不可遏制地大哭起來:「那個時候,我們對於未來才剛剛有了幻想。」鄒宇君說。由於兩人是高中同學,

2014年,在兩人戀愛後,鄒宇君便帶阿詩回家吃了一次飯,由於鄒宇君是獨生子,鄒父鄒母從小便格外支持兒子的所有決定:「當時,我們還想著等工作穩定了就結婚;因為我們都喜歡旅行,等每年的結婚紀念日,我們要去一個不同的國家。但是沒想到病情卻把所有的計劃都打破了。」

鄒宇君第一次那麼害怕失去一個人。但最終幫助他徹底解開心結的,卻是他的父母。在痛哭一夜後,鄒宇君選擇將阿詩的病情以及自己的決定告訴父母:「我想過,他們可能會對我的選擇有所猶豫,但是沒想到,他們卻非常支持,甚至告訴我,『這個時候的阿詩是最需要關愛和支持的』,他們也要來廣州幫助阿詩一起戰勝病魔。」

父母的鼓勵也猶如一針強心劑。當天,鄒宇君就向學校請好假,收拾好簡單的衣物便跑到醫院,和阿詩的父母一同照護阿詩。

兩家人攜手一同對抗病魔

為了獲得更好的治療,阿詩需要經常北京廣州兩地跑。起初,鄒宇君原本想辭去學校教師一職,但在和雙方父母商量後,鄒宇君的媽媽就提出,由她和阿詩的父母輪流看護阿詩,寒暑假時,則由鄒宇君看護。

一些親友在得知鄒宇君女友的故事後,會送來安慰和鼓勵,但依然有不少親友會私下告訴鄒宇君的父母,患者在照護和生育方面或許較為困難,並提醒他們:「趁現在兩個孩子還沒有結婚,先斷了吧。」

鄒宇君的父母對於這些話卻不予接受,甚至默默藏了起來,沒有告訴給兒子。「因為我們總覺得阿詩是個善良可愛的姑娘,在她有難,有重病的時候,不應該拋棄她,而是更應該支持她,關心她,愛護她。當時我們夫妻還說,如果兒子這時有什麼想法,我們也應當勸說他,不能在這樣的關鍵時刻離開她。」在信中,鄒父一字一句地告訴記者。

從2015年7月到2017年1月,阿詩治療期間雖然要忍受許多副作用,但是慶幸的是,在男友和兩家人的照顧下,阿詩的各項指標日漸好轉。

兩人在病房裡過情人節

「原本以為可以治癒,但是沒想到第8次治療結束之後,阿詩在南方醫院卻檢查到複發跡象,接受了哥哥的移植捐贈後,阿詩第一次感受到什麼是血脈相連,移植後的很長一段時間,阿詩的哥哥都不能提重物,或者劇烈運動,阿詩表示:「他過去是一個羽毛球愛好者,相當於為了我,他放棄了羽毛球。」

在病房裡,阿詩見過不少人情冷暖,「有一次看到一個病友的兒子跪下來哭著求叔叔給自己的父親做捐贈手術,最後那位叔叔拒絕了。我就心想,有的親兄弟都尚且如此,

而我能得到兩家人的關愛和支持,該是一件多麼幸運的事情。」而據阿詩介紹,從2015年至今,光治療費和病房等費用就已經前前後後花費了一百多萬元人民幣(約新台幣430多萬)

「給她求婚是想給我爸媽名分」

移植後,阿詩在北京休養了一年:「學校也非常體諒,主動給我調整了課程安排,讓我在學期的前半程不用上課,全身心投入到照護方面。」

2018年,阿詩和鄒宇君一同回到了梅州休養。但那一段離開醫院的時間,反而讓阿詩的情緒前所未有地低落:一方面,她需要忍受強烈且痛苦反應,另一方面,重新回到家鄉的她,難免心裡會存在一些落差感;「尤其是期間,看到病友中有四五個復發的,心裡就格外唏噓。」

為了讓女友儘快走出抑鬱情緒,鄒宇君和他的媽媽輪流與阿詩談心,勸導她樹立堅定的信念。經歷了半年時間,阿詩這才走出情緒陰霾。

2020年,疫情期間,重新有了更多相處時間的兩人,終於在2020年6月正式登記結婚。求婚時,鄒宇君笑著問阿詩:「你都叫我爸媽那麼久的『叔叔阿姨』了,是時候給我爸媽一個名分了吧?」

鄒宇君告訴大家,雖然兩人一直沒機會旅遊,但卻有了漫長的6年抵抗病魔之旅。儘管這場旅途並不輕鬆,並且還尚未結束,但是只要和阿詩在一起,他就願意一直走下去。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