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播愛的能量!凡間菩薩.開學校不營利「只為210個孩子請命」被封乞丐校長,默默行善只為付出!

63

在最艱困的環境之中,卻能見到最善良的人性。一位教師為了偏鄉地帶學童的教育,辭去了原先的教師工作,自行建立學校當校長,並且不以營利為目標,只希望學童們能得到妥善的照顧和教育,一路上困難重重,他四處懇求大家的協助,終於感動了大家,於是全村的村民都願意一起幫助他!

大陸雲南省富村鎮,位於雲貴交界的大山裡,天亮得早。

凌晨5點半,王龍羽在一間宿舍中醒來,摸出枕頭邊的黑框眼鏡戴上,又稍微整理了下頭髮,便來到幼兒宿舍。宿舍是由兩間舊教室改造的,床挨著床,大人在裡面幾乎無法轉身。

隨著住校的103個孩子陸續起床,幼兒園裡一天的熱鬧便開始了。王龍羽給女孩梳頭,給男孩洗臉,發現尿床的孩子,一邊哄一邊俐落地換好新褲子和床單。

趕上村裡開閘放水的日子,將大大小小的裝水容器碼放好,是他的頭等大事。幾天前,有愛心人士送來了存水的水塔,這讓他非常高興。

王龍羽

今年,是王龍羽成為雲南省曲靖市富源縣富村鎮德勝幼兒園校長的第7年,也是他「要飯」的第7年。幼兒園裡的一磚一瓦、一沙一石,都是他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討來的。

他說:「現在從小學到中學都是義務的,但富源縣很多家庭上不起幼兒園,到了小學階段,這些孩子往往感到很吃力,以致早早放棄學業。我想讓更多貧困家庭的孩子們有書可讀,擁有一個好的起點。」

隨著社會發展,山裡的孩子所面對的命題,不再是沒書讀,而是不讀書。生於斯,長於斯,在王龍羽看來,一家幼兒園,或許是阻斷貧窮代際傳播的第一步。雲貴高原上,天氣剛轉暖,幼兒園裡又有一個孩子的媽媽外出打工後,再也沒有回來。

德勝幼兒園有210個孩子,其中超過40個孩子以這樣的方式失去了父親或母親。王龍羽解釋:「外面的世界花花綠綠,村裡很多人出去了就不願意回來了。」然而,在2014年6月,這個有些木訥的男人,卻扔掉了「鐵飯碗」,回到了家鄉。

辭職前,他在雲南彝良的一所特困小學教書。報到那天,小學校長牽著馬去接這位大學生老師。當地的村民送給他10顆鵝蛋,那是他們能拿出的最貴重的禮物。

2009年,22歲的王龍羽坐在馬上一顛一顛地走上陡坡,眼前的學校是茅草和泥建成的,沒有電燈,也沒有自來水,更沒有電話。然而,比環境更糟糕的是接連「失蹤的」學生。

「從小學一年級起,二年級、三年級、四年級……年級越高孩子越少,能夠完整讀下來小學的,可以說幾乎沒有。(孩子們)都是因為家庭原因,出去打工的。」他說道。

王龍羽也是農民的孩子,讀小學時班裡三十多個同學,十幾年後,他是唯一一個考上大學的貧困生。上大學時,為了3850元人民幣學費(約新台幣1萬6千多元),家人從村東借到村西。時隔許多年,王龍羽在「那些」學生身上看到了曾經的自己,無數個午夜夢迴,輾轉難眠,他下定決心做點什麼。

於是,他辭掉了體制內的教師職位,回到了富源縣,接手了德勝村一所破敗的幼兒園。幼兒園的教學設施十分簡陋,沒有圍牆,野雞和野兔比來上學的孩子還多,不知何時鋪就的地板,踩上去,揚起縷縷灰塵。最先進的設備是一所小學淘汰過來的黑板。「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王龍羽決定重建校園。

修繕前的幼兒園

27歲那年,王龍羽開始四處遊說,一次次地拜訪、苦求,記不清多少次被人喊做「要飯的」,被推著趕出門。他拿著自己寫好的材料,闖進德勝村村委會。村幹事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問:「你打算怎麼樣?」

王龍羽:「我想建一所公益型幼兒園。」村幹事:「什麼叫公益型幼兒園?」王龍羽:「就是非營利,做教育不是為了賺錢,是為了讓每家的小孩都能上學。」村幹事聽完,低頭吞雲吐霧,之後請他先回去。過了幾天,村幹事給了他一家石場的電話,石場老闆捐贈了一批石料。

後來,村委會趙留學從自己的磚廠拉來了建設用磚。村民念亞飛捐出自己3.5畝的土地,「只要是用來建學校,我願意無償捐場地。」建築工人們聽說這是一所慈善學校,主動要拿低薪水。一位行動不便工人說:「我們沒什麼能支持的,盡量少要點工錢就算幫助學校了。」

「村民們這家來幫忙遞磚,那家主動把石頭敲碎……大家都是知道消息後,自發自願來的。有時候我還帶老師去垃圾場『尋寶』,撿別人不要的瓷磚和其他材料。」王龍羽說。

慢慢地,泥濘的操場變成鋪了地板的操場;破舊不堪的課桌椅變成塑膠課桌椅;淘汰的黑板變成先進的投影機;磚石支起的床鋪變成木床……王龍羽也變成了村民口中的「乞丐校長」。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