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估了人性及愛情!她罹癌「為他捨命生下小孩」沒想到短短時間「丈夫再婚棄養兒子」網友嘆!感覺愛不值

117

要不是重新被提起,有人在抖音里刷到了張麗君老公韓詩俊再婚的消息,張麗君這個不幸的女孩恐怕早就被人忘記了。2015年有一個紀錄片叫《人間世》,其中有一期節目讓人印象深刻,裡面的主人公名就是26歲的張麗君。

上海姑娘張麗君從小就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捧在手心中長大,她和丈夫韓詩俊相愛,結婚沒多久就懷孕了,但是不幸的是在她懷孕五個月的時候被查出患有胰腺癌晚期。

她得知自己時日不多,可是她希望自己能留下孩子,因為她愛孩子,愛自己的丈夫。張麗君說:「就算生命終結了也應該把他帶到這個世界上來看看,好歹我也活了26年了,他還沒來世界看過一眼。」

他們剛剛新婚不久,門上的喜字還沒有摘下來,她就得了胰腺癌,發現的時候她的肚子里懷著5個月的寶寶。醫生說如果想儘快治療就要放棄孩子,如果保孩子這個病就會延誤最佳治療期。

張麗君在反覆求證醫生這個病不會遺傳給孩子,得知肚子里的孩子是安全健康的,她選擇留下這個孩子。個孩子七個月早產了,只有一公斤重,張麗君看到孩子的第一眼的時候幸福地流下了眼淚。

她說為了孩子就算一命抵一命,也值了!

這件事情的後續是什麼?

在張麗君捨命產子去世一年後,她丈夫再婚了,而且丈夫把他們的孩子過繼給了堂姐。人死不能復生,張麗君和老公是相愛的,這個從節目中所有人都能看得出來。從得知她生病以來,她的老公就不離不棄地隨時陪在身邊,喂她吃飯,給她講故事,逗她開心。

她害怕化療掉發,他就也剃了個光頭陪著她。她想出國去看看,他就賣掉了家中的一套房陪著她出國去一邊旅遊一邊化療。只要她想做的事,他都儘力去滿足,從來沒有怨言。

但是終究時間還是模糊了記憶,還是高估了人性和愛情,她剛走一年,他就送走了她為他捨命生下來的娃,另娶新娘進家。

在紀錄片里,張麗君說過:「如果媽媽不在了,有誰可以代替媽媽,我不放心啊,我不放心任何人照顧他,我就想我活著的時候有哪個人讓我感覺可以替代我,我老公才27歲,我26歲,我不可能就這樣叫他一輩子就一個人過,他老了也要有人陪。」

你覺得你老公會沒人陪嗎?你死了他還能再娶一個,誰又會記得你呢?老婆走了,丈夫再婚是可以讓人理解的,但是為什麼要把孩子給過繼呢?有一個網友評論說:「當你走了,你捨命產子的孩子沒準會成為他再婚的絆腳石,所以為了再婚,他選擇將孩子過繼。」

看見了嗎?多麼諷刺的現實,女人剛走不到一年,男人就把她捨命生下來的孩子送走了,還娶了新娘,忘記了她。當別人都在為張麗君感覺不值,我卻更心疼她拖著病重的身體強裝笑容給兒子錄好18年生日祝福,可能她的孩子再也看不到了。

孩子被送養,就算是姑姑,也不會希望孩子知道自己的身世,可能這件事會被隱瞞一輩子吧。看著往日的視頻,為了顯得喜慶一點,張麗君特意穿上了紅上衣,為了臉色不那麼蒼白,她還化了一點淡妝,她在鏡頭前微笑著給孩子錄生日祝福。

這個祝福在她生病期間一直堅持,看著鏡頭前日漸消瘦的她,慢慢頭髮也掉光了,最後骨瘦如柴,額頭上還露出一個青筋包,但是鏡頭前她依然在笑,她說:「要讓兒子為我驕傲,都長大了,媽媽還這麼年輕漂亮。」

《人間世》另一位抗癌媽媽上海女博士閆宏微,許多人曾為她不屈命運的堅強樂觀打動,為她丈夫吳載斌的情深義重,不離不棄感動。

然而,人間的真情還是不能打動上天,去年的3月18日,閆宏微還是帶著對紅塵的無盡眷戀,對父母丈夫孩子深深的不舍,永遠的走了。

轉眼一年過去,閆宏微丈夫吳載斌的一篇博文,又一石驚起千層浪。文中寫到:親愛的,我曾以為茫茫人海里我找不到像你一樣對我好的人了親愛的,我生病了在我感到沮喪,

一片陰霾的時候她帶上陽光走進了我的世界親愛的,我戀愛了她是善良勇敢的白衣天使剛從武漢歸來的人民英雄親愛的,往後的日子我把思念留給你,把愛給她

閆宏微走了,吳載斌在微博中寫道:「從靈魂深處噴湧出來的悲傷,根本無法抑制。」我相信,彼時的他,蝕骨的痛苦一定是真實的;閆紅微離去一年,吳載斌又寫道:「親愛的,我戀愛了。」我相信,此時的他,甜蜜宛若新生,也是真實的。

新的戀情,新的婚姻可以撫平喪妻的創傷。喪妻之痛可以彌補。

然而一年過去了,對於閆紅微的父母和女兒來說,喪子喪母之痛是永遠無法撫平磨滅的,人沒了就是沒了,餘生沒有女兒養老送終,沒有母親陪伴成長,這份缺憾是永遠無法代替彌補的。對於一個幼小的孩子來說,更是改寫了一輩子的命運。

閆宏微是一個特別堅強樂觀的女人,即使病痛難忍,她也會自我調侃:「我打了這麼多的化療葯,你說血管都快打沒了,血管都找不到了,這個東西一點都不作效,它們也是神了,真是不愧是我的癌細胞。」還「想要改造自己的癌細胞,讓它變得聰明一點。」經常和癌細胞對話,「你要是聰明,就別長太快,不然我死了,你不也就完了?」

但即使堅強如她,面對孩子時一樣顯露出少有的脆弱。當她去醫院做化療,和病友聊起3歲女兒時,瞬間淚流滿面。她說,「我就不能聽人家說小孩,不說孩子我怎麼都沒事,一說小孩我也很難過。」

孩子是閆宏微最深的不舍和牽挂。

電影《只有芸知道》裡面有一段台詞:人到中年,失去另一半,留下的那一個,苦啊!但是電影只講對了一半,其實走的那一個更苦,她的所有不甘所有不放心,餘生都沒有辦法慢慢來了。對於留在這個世界上的父母和孩子,該是多麼牽挂和不舍!

人生三痛:幼年喪母,中年喪偶,老年喪子。最慘應該莫過於幼年喪母。

有了後媽就有了後爸,是老輩子留傳下來的一句話。媽媽早逝,爸爸再娶,如果後媽帶來一個孩子或是再和爸爸生一個孩子,那自己就成了外人。

看到很多人為張麗君不值,覺得她不該放棄生命也要生下孩子成全老公,但是事情沒發生在自己身上,我們永遠不會感受到她的痛並快樂和幸福,在她生命的最後時光里,她感受到的應該是快樂和圓滿吧。

也許,人間不值得,但是愛的延續卻值得!

人啊,別高估了愛情,別低估了人性!

本文話題:再婚可以,但是為什麼要棄養自己的孩子呢?歡迎留言說說張麗君的老公為什麼要棄養孩子?

文/木子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