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文西蒙斯沃爾三種不同的人生態度決定了三種不同的結局

1

人生,是一個不斷親身體驗,不斷自我修正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必有激流險灘,必有荊棘密布,想要乘風破浪,披荊斬棘,談何容易。

不同人,有著不同的處理方式,這源自他們的人生態度,態度決定著看待問題的角度,而角度決定著選擇的道路。

比如歐文,他因為不打疫苗已經與籃網處於「撕破臉」的狀態中,在不接種之前不能參加球隊的訓練和比賽。

從普世哲學來看,歐文有些不可思議,在身體允許的情況下,打一針疫苗那麼費勁嗎?他為什麼不能按照規矩辦事,然後利用自己在賽場內外的影響力,去實現理想中的目標?

我們可以批評歐文自私,但從他個人角度來講,現在這個狀況會帶來千萬美元計的工資損失,以及觸發眾怒,他在原本可以選擇一條輕鬆道路的情況下,偏偏和大勢所趨擰著勁,不是一句「自以為是」可以說得通的。

從心理學的角度來講,歐文屬於「不會享受生活」的心理類型,這裡的享受不是指吃喝玩樂,而是看待世界的經緯度。擁有這種心態的人,滿眼望去都是不幸,未來一片昏暗,每當現實出現違背他們心理意願的狀況,都會觸發抗爭的敏感線,即便這種抗爭與主流價值觀背道而馳。

歐文這件事從具體操作來講一點都不難解決,只要一針就可風平浪靜,但歐文難以邁過心中的「溝壑」,那種既然生活對我不公,我寧可撞到頭破血流的決絕,他有自我認定的,不問對錯的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歐文有著神學的氣息,但不知道他是否讀過《尼布爾的祈禱文》?其中有這樣一段話:「上帝,請賜予我平靜,去接受我無法改變的。給予我勇氣,去改變我能改變的。賜我智慧,分辨這兩者的區別。」

歐文具備特立獨行的勇氣,卻缺乏辨別改變與接受之間平衡的智慧,他總是懷抱著向前闖過火海刀山的魯莽,沒有退一步海闊天空的冷靜。

比如本-西蒙斯,他與76人的關係一度接近完全破裂狀態,拿出了「不交易,我就不去報到」的執著,這種方式並非西蒙斯首創,吉米-巴特勒和哈登都做過,甚至更「惡劣」,巴特勒在訓練場大罵灰狼高管和隊友,哈登讓自己的身材如吹氣球般胖起來,還拿球砸隊內新秀,逼著火箭放人。與之相比,西蒙斯處於「冷暴力」。

西蒙斯的逼宮,遭遇了76人的反擊,扣發工資,缺席一場損失36萬美元。西蒙斯的回應是放下堅持,回到費城,雖然這並不代表橫在西蒙斯與76人之間的「冰山」消融,但至少西蒙斯及時「止損」。

西蒙斯的選擇根植於天性使然,他並不是那種喜歡「惹是生非」的人,而是更願意待在舒適區,如果不是排山倒海般的批評之聲刺痛了西蒙斯敏感的心理神經,他不會與76人走到分道揚鑣的邊緣。

盡快離開76人,這是西蒙斯渴望的結果,但他想要的,在現實面前有些不堪一擊,西蒙斯做出了轉變,不再執拗於之前所想。從心理學角度講,西蒙斯是懂得承受生活的人,承受不是忍受,而是因勢利導,順水推舟,當確定自己暫時無力改變時,不再自討苦吃。

當然,西蒙斯只是有限度地讓步,並非完全放下「與76人分手」這個基本願望,他的妥協只是短期行為,不是徹底與現實握手言和。西蒙斯依舊相信他去其他球隊能夠打得更好,更舒服,未來還在自己掌握之中,而不是隨遇而安。

比如沃爾,他與火箭進入和平分手狀態中,雙方都很溫和,沃爾作為老大哥幫忙帶一帶年輕球員,但他不再代表火箭上場,不侵占小將們的出戰時間。火箭嘗試交易沃爾,能送出就送,暫時送不了就等,總而言之雙方都是不吵不鬧一團和氣。

沃爾要走,卻與火箭相安無事,背後是他選擇「接受」。在經歷了膝蓋和跟腱等一系列傷病後,沃爾在上賽季復出,場均20.6分6.9助攻,但賽場效率值創生涯新低,沃爾是在高球權低效率的前提下打出場均20+6,業內人士對他的評價是勉強在弱旅首發,在強隊只能打替補。

沃爾全盤接受了外界對於他競技水準的判定,重傷後歸來已經盡力而為,任何結果都坦然面對,不再做無謂的抗爭,不糾結非可控範圍內的東西,順其自然。

聖弗蘭西斯說:「我向上帝祈求一顆勇敢的心,讓我去改變可以改變的;我向上帝祈求一顆平靜的心,讓我去接受不可改變的;我向上帝祈求一顆智慧的心,讓我分辨什麼是可以改變的,什麼是不可改變的。」

這是三種不同的人生態度,折射出三種不同的人生路徑,你無法用絕對概念中的正確與錯誤去評判,每個人都有權在合乎法律與基本道德規範的前提下做出選擇,只是你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同時要明白三件事–

合理的妥協不是認慫,接納正確的現實不是軟弱。另外,也是最重要的,無畏與無知,是兩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