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弗森最佳隊友+詹姆斯新秀年導師他憑啥對抗巔峰OK與石佛

35

「我昨天剛看了他的X光片,所以當他投進那一球的時候,我只能在那裡搖頭。他都傷成那樣了(卻還能做到),他真的是球隊的領袖。」

這是2001年東決天王山之戰後,以桀驁著稱的阿倫·艾佛森這樣評價他的搭檔埃里克·斯諾。

這場比賽艾佛森因為腰椎傷勢只拿到了15分,但斯諾挺身而出拿下18分,包括最後時刻殺死比賽的兩記跳投。幫助76人89-88艱難戰勝了密爾沃基雄鹿,取得了3-2的領先。

那一年的76人,就是這麼一路殺過來的。

AI身上大大小小十三處傷病,穆大叔的膝蓋,斯諾在第四場也遭遇了右腳踝骨裂,但他們還是拼出了這樣一場勝利。

費城連續兩個4:3淘汰了卡特的猛龍和雷·阿倫的雄鹿,最後1:4倒在了不可一世的「ok組合」面前。但世人如今只記得艾佛森傷痕累累地殺穿東部,卻習慣性地忽視了他身邊的那群隊友。

總決賽被鯊魚鐵肘打得鼻青臉腫、但其實拿到了當年最佳防守球員的穆大叔。

球隊二號得分手(14.6分)、當年聯盟最佳第六人阿隆·麥基,

以及艾佛森最信任的搭檔、76人雙隊長之一、骨裂後打完所有比賽、本文的主人公——埃里克·斯諾。

巨星衝鋒在前,而我在他身邊打點好一切。

這既是那一年76人沖向總決賽的縮影,同樣也是斯諾十三年NBA生涯的真實寫照。

埃里克·斯諾,1973年4月出生於美國俄亥俄州坎頓(Canton, OH)。對於黑人社區的小孩來說,籃球是兒時最大的快樂源泉。斯諾也不例外,家鄉的克利夫蘭騎士更是天然的主隊。

高中時他作為組織後衛連拿了三年mvp,但並沒有引起太多名校的注意。雖然有1米90的身高,卻缺乏讓人側目的天賦。華麗的運球、精準的投射、閃電的速度這些他都沒有。他最擅長的是把控節奏、做好防守,然後把球給梳理給手感最滾燙的隊友。

用他的高中教練的話說「

有意思的是,最終他選擇加入了密歇根州大,那裡誕生了NBA最偉大的控衛——「魔術師」約翰遜。一個是天馬行空、將NBA控衛位置提升了一個級別的天才,一個是穩健地組織進攻,習慣於隱身在幕後的冷靜「管家」。

在大學裡他的天賦更加平平無奇,但卻遇到了籃球生涯中第一個火力十足的搭檔雷斯佩特,他倆在1993-94賽季,一個是場均砍下24.3分無限開火的進攻尖刀,一個是場均6.7次助攻、防守狠辣的外線鐵閘。這對一攻一守、分工明確的外線組合,終於帶領密歇根州大時隔六年再次殺入NCAA64強。

1995年NBA選秀大會,斯諾直到次輪第43位才被密爾沃基雄鹿隊選中,但轉手就被交易到當時的西雅圖超音速隊。

作為二輪秀的他,有幸給九十年代最偉大的控衛之一「手套」加里·佩頓打替補。

一張火力十足、可以瞬間問候對手全家的大嘴,

跟坎普組建的最早的「空接之城」,

九十年代折磨過無數控衛的背身單打,

這些都是佩頓的標籤,

但他最值得載入史冊的還是他的防守。

1995-96賽季,回歸的喬丹率領公牛打出了72勝10負,但超音速也沒差多少,64勝18負、西部第一、聯盟第二。公牛防守聯盟第一,超音速緊隨其後。佩頓還獲得了最佳防守球員,也是歷史上唯一獲此殊榮的控球後衛。

他們的防守用兇狠的夾擊和靈活的換防,成為了眾多超級球星的噩夢。

包括「四大中鋒」之首的大夢,以及喬丹。

而斯諾,就在這樣一支強悍的球隊裡開始了自己的職業生涯。

「那兩年(我的)表現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因為加里(佩頓)太強了,但我真的從他身上學到了很多,尤其是防守。

而這也最終也成了斯諾的生涯標籤之一。

在超音速的兩年,他正趕上佩頓如日中天的時候,場均9.7分鐘只有2.7分0.9次助攻,實在沒有任何出頭之日。

到1997-98賽季,他被76人用一個次輪簽帶到了費城。那裡有一個早已相中他的名帥拉里·布朗,和他一生的好友、最好的搭檔阿倫·艾佛森。

屬於斯諾的NBA生涯,也許在那一年才真正開始。

作為傳統的老派教練,拉里·布朗忠愛那種頭腦冷靜,始終把控球隊方向的後場指揮官。步行者時期的馬克·傑克遜、以及後來在活塞時的昌西·比盧普斯,都是那種能夠帶領球隊正確前進的舵手。

他受夠了艾佛森自由激進的風格,急需一名老派後衛在場上握住AI的韁繩。

「教練,交給我吧。」 1998-99賽季他打滿48場,每場8.6分6.4次助攻。

他成了布朗和艾佛森之間的緩沖地帶。既按照布朗的指示穩穩地帶球過半場,避免艾佛森把比賽變成「一打九」的單挑。同時又在場上用堅如磐石的防守、隨時為AI換防補位。

那段時間費城的典型套路就是,斯諾在高位控球。AI利用擋拆瘋狂擺脫防守,在進入自己的攻擊「熱區」後,斯諾人到球到,讓艾佛森肆無忌憚地開火。

夾在歷史上最倔強後衛和最頑固教練之間,他竟然還乾得不錯。

斯諾不單在場上盡力操控著艾佛森的「韁繩」,場下也試圖讓特立獨行的他真正融入球隊,尤其是處理好與布朗教練的關係。

「你知道很多在AI眼裡的小問題,在老闆(拉里·布朗)心中就是大麻煩。但我們不能一直這樣,如果我們想做成些什麼,就得達成共識。」 他用自己的一言一行,潛移默化地影響著艾佛森。

而2000-01賽季開始前的訓練營,AI敲開了拉里·布朗的辦公室,然後說出了師徒攜手後最讓老爺子驚訝的一句話:

「教練,讓我當隊長吧。」

於是他和斯諾成為了球隊的雙隊長。他負責一往無前衝鋒陷陣,斯諾則和其他隊友給他足夠的支持。人們就看到了一個完全不同的AI。開局十連勝,期間他把出手控制在場均20次(之前場均25次),沒有一次得分30+,場均卻有6次助攻。連一向嚴苛的主教練拉里·布朗也對他不吝稱讚

到常規賽結束時費城56勝26負東部第一、聯盟第二。mvp(艾佛森)、最佳教練(布朗)、最佳防守球員(穆托姆博)、最佳第六人(阿隆·麥基)、最佳經理人(比利·金),他們包攬了當年幾乎一切獎項。

而斯諾依然是被忽視的那位,雖然用全隊第一的7.6次助攻牢牢掌控著球隊進攻,AI也得聽他的調遣。雖然防守端要給AI盯防馬布里、基德等大個後衛,讓他把體力留在進攻端。

但他絲毫不介意沒有屬於自己的掌聲:

「這是一年夢幻般的常規賽,但現在我們該考慮的是接下來的季後賽,那可不好打。」

他真的永遠不會得意忘形、迷失方向。

然後就是他們傳奇而又悲壯的季後賽。

首輪他們淘汰了之前的苦主步行者,將東部衛冕冠軍斬於馬下,

次輪跟猛龍大戰七場,AI跟卡特進行了一輪氣勢恢宏的砍分大戰,

接著是東部決賽,他們遭遇了東部第二、由雷·阿倫、卡塞爾、「大狗」羅賓遜領銜的密爾沃基雄鹿。

他們一路高歌猛進的同時,身體也不堪重負。AI身上已經數不清多少傷了,第三場比賽前,布朗和斯諾幾乎是把他反鎖在了密爾沃基的賓館裡:

「現在的你還能夠躺下,把你的身體留到後面的戰鬥中去吧,今天我們為你而戰。」

費城不出所料地輸了,但也為AI贏得了寶貴的休息時間。

第四場艾佛森歸來,全身戴滿了護具、掩蓋他的傷痕累累。他打了47分鐘,拿下28分,76人以89-83從密爾沃基搶回了主場優勢。

但斯諾又傷了。比賽後他的右腳踝骨裂,費城再倒一個。

但球隊的硬漢不止艾佛森一個。

作為拉里·布朗最喜歡的隊員,

艾佛森最信賴的戰友,

球隊裡真正的領袖,

他依然要打。

第五場天王山,他撐了28分鐘,拿下了個人季後賽最高的18分,包括最後絕殺的兩記中投。

搶七大戰,他又替補出戰了31分鐘,貢獻6分5次助攻,最終幫助球隊挺進總決賽。

總決賽在他們面前的是在西部歷史性的11戰全勝晉級,擁有當時近乎無敵「ok組合」的洛杉磯湖人。

那一年的奧尼爾場均28.7分聯盟第三,聯盟一陣。

那一年的科比場均28.5分聯盟第四,雙二陣。

馬刺、國王、開拓者都成了他們刀下不值一合的刀下鬼。

沒人相信傷痕累累的費城能贏,除了他們自己。

洛杉磯的第一場,費城在開局0-16落後的情況下一步步纏到了最後。加時賽AI獨得7分,107-101戰勝了不可一世的湖人,也給了所有看輕他們的人一記響亮的耳光。

48分5個籃板6次助攻5記搶斷,這是艾佛森的數據,

13分4板5助,這是斯諾的表現。他同樣拼盡了所有,包括這記把比賽拖進加時的上籃。

最終湖人不出所料的連贏四場,完成了衛冕,但費城贏得了所有的尊重,包括艾佛森、也包括斯諾。

他護佑著驕傲的強者戰鬥到了最後一刻,然後一起光榮地倒下。

但沒有人想到,六年後同樣的劇情又重現了一次。

2004-05賽季,他被76人送去了騎士,那裡也有一個年輕的王者——勒布朗·詹姆斯。

之前的新秀賽季,勒布朗拿到了最佳新秀,獨特的天賦已經讓全聯盟折服,而騎士也希望配上更多老將幫助他迅速登上巔峰。

而對於斯諾來說,為家鄉球隊效力,是每一個球員的夢想。

騎士一開始讓他擔任替補控衛,教導同樣年輕且天賦不錯的麥金尼斯如何在巨星身邊打球。

可04-05賽季,縱使勒布朗已經是場均27.5分7.4個籃板7.2次助攻的全明星,騎士依然以42勝40負位列東部第九,無緣季後賽。

於是05-06賽季,勒布朗大筆一揮,斯諾首發。

他已經32歲了,運動能力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經驗卻是彌足珍貴,巧妙地協調著勒布朗與隊友之間的場上聯繫。

那一年他首發了82場,場均4.8分4.2次助攻,但勒布朗場均31.4分7.0個籃板6.6次助攻,首次進入聯盟一陣、mvp評選第二。

而騎士50勝32負,已經衝到了東部第三。

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06-07賽季,雖然騎士引進了前一年的搶斷王、「盜帥」休斯,但斯諾依然打了45場首發。他就像一瓶陳年的二鍋頭,便宜、好用、滋味足。拿在手裡不起眼,但用過的人都知道他的好。

季後賽,他們一路見證著年輕的勒布朗第一次打通任督二脈,氣貫大周天。連續幹掉了阿里納斯的奇才、基德的籃網和「東部冠軍守門員」底特律活塞。勒布朗就像01年的艾佛森一樣,一人陷陣直搗黃龍。

那時的斯諾已經不太打得動了,季後賽只能出戰12.3分鐘,場上的貢獻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但騎士已經有了越來越多的斯諾,大Z、古登、休斯、吉布森,他們像當年斯諾輔佐艾佛森一樣,拱衛著年輕的勒布朗·詹姆斯。

斯諾的使命,已經完成。

2008年,斯諾在他的家鄉球隊——克利夫蘭騎士宣布退役。

他沒有出眾的天賦,除了防守,沒有一項技術能拿得出手,

但他懂得如何讓天才更好地發揮。桀驁不馴如艾佛森、大包大攬如勒布朗,都在他身邊實現了生涯突破。

他從來不是明星,最高榮譽僅僅是02-03賽季的防守二陣。

但在球隊裡,他是真正的兄長和領袖。教練器重他,隊友們信任他。他憨態可掬的外表、穩重的球風、獨特的冷幽默都讓他走到哪裡都收受人愛戴。

1999-00賽季,他就因為對社區的貢獻和正派的球風獲得了NBA體育道德風尚獎(全體球員投票)。

2003年4月16日,奇才客場對陣費城。那是喬丹職業生涯最後一場正式比賽,比賽最後斯諾無故對喬丹犯規,只是為了讓喬丹站上罰球線得分,讓球迷們多為籃球之神歡呼一分鐘。

而事後,斯諾只是簡單地說道:別問我,是教練讓我這麼幹的。

也許埃里克·斯諾的生涯就跟他的名字(Snow)一樣,厚重無痕,卻純白潔淨。

你只需要知道,跟他在一起的人,都過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