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去世後我再婚!半夜見兒子「房裡有燈光」 推開門後「我愣了」:心如刀割

38

我叫劉月紅,今年三十一歲,有一個六歲的兒子。

有過兩段婚姻的我,有很多不願意回憶的往事,可每次看到身邊的兒子,總是不自覺地想起來。

第一段婚姻是我永遠的痛,在結婚五年之後,丈夫因為生病去世,留下我們孤兒寡母,獨自面對這個世界。

我老家在農村,但是高中畢業之後就去打工了,丈夫也正是在打工的時候認識的,那時候我年紀還小,什麼都不懂,剛進廠還會有人欺負我,不僅如此繁重的勞動幾乎讓我天天哭。

 

可是不這樣又能怎麼辦?家裡三個孩子,父母年紀又大,又一輩子待在農村守著幾畝地,每年賺的錢只能糊口和醫藥費,我們子女在父母這裡得不到任何東西,無奈只能出去自謀生路。

知道自己沒有退路,再多的苦和累也都只能自己承受,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我認識了他。

他也是高中畢業出來打工的,只不過乾的活比我還要辛苦,每天都要被主管罵的狗血噴頭,可是我從來沒有見他哭過。

私下裡我也問過他為什麼這麼辛苦還要在這裡干,他只是不在乎的笑笑,說家裡就指望著他這點錢救命了。

後來才知道,他父親得了重病,急需用錢,可是本來就是貧苦之家,將家裡賣的只剩四面牆也沒幾個錢,所以高中成績還算不錯的他只能輟學去打工。可是這麼點錢無異於杯水車薪,最終他的父親也沒有救回來,為了這件事他自責了很久,也是我唯一一次看見他哭。

同是天涯淪落人,我們雖然只是萍水相逢,但出人意料的有共同語言,下班的時候總是去廠區外面的一家小飯館吃飯。

我很喜歡跟他待在一塊,後來想想,在那家工廠的人基本上都已經麻木了,每天像個機器人一樣上班下班,臉上沒有什麼表情。一群對生活已經失去希望的人,總會讓人吧悲觀。可是他不一樣,他身上充滿了陽光,即使在那種條件下,他依舊保持樂觀態度。

我們的廠區附近有一所高中,每天我們我們下班的時候他們也下晚自習,而他的眼睛總是看著那些充滿朝氣的學生,充滿了渴望。他喜歡讀書,但生活跟他開了個殘酷玩笑。

我們這些打工妹、打工仔很容易對彼此產生好感,恐怕絕大部分原因就在於此。我跟他也不例外,在那家工廠工作兩年之後,我們最終還是商量著結婚。

兩個家庭都類似於赤貧,我們結婚也僅僅辦了兩桌酒席,婚房就是他老家那個搖搖欲墜的瓦房。但我從來沒有悲觀過,因為生活告訴我,只要心中有希望,生活自然有希望。

可事實總是讓我失望,一開始我們的生活逐漸向上,夫妻倆的工資也有了較大的提高,我們的兒子也出生了。

就在這個時候,他卻出了事情——得了跟他父親一樣的重病。

醫生判斷,是因為小時候的飲食問題導致的,據他自己說,小時候沒錢只能天天吃腌鹹菜…………

醫院沒有留住他的命,在彌留之際,他只跟我說了一句話:對不起,以後要辛苦你了。

我知道他的意思,一個女人單獨帶孩子本來就不容易,而且我們家又沒錢,一切都很困難。

可悲痛過後,看著只有五歲的兒子,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堅強。

我沒有時間哀痛,整個家庭的重擔都在我身上,一天干三份兼職都不嫌多,就這樣一直做了兩年。

這兩年真的很辛苦,每到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就覺得自己活得太累了,一個女人帶著孩子,還是一個那麼小的孩子,可除了重組家庭,不會有任何人幫我分擔,只能我一個人負擔痛苦。

直到兒子八歲的時候,我人生迎來了轉折點,我在打工的時候又認識了一位男士。

他對我很好,人很老實,雖然三十多歲了,但以前沒有結過婚。

他隱晦地跟我表達過愛意,可是我告訴他我有孩子,而且是二婚,不想耽誤他,沒想到他完全不在意…………

最終我還是決定嫁給他,不但為了我自己更是為了我兒子,我不想再讓他跟著我漂泊,至少二婚的他在這座城市有屬於自己的家。

帶著兒子到了新住處,我擔心他有寄人籬下的感覺,所以經常開導他不要多想。

只是在一個深夜,我起來上廁所,看見兒子房間的燈還亮著。

我本意的推門進去查看情況,卻看見兒子拿著一張他父親抱著他的照片在看。

我頓時忍不住眼中的淚水,只覺得這麼多年了從來沒有對得起過孩子,可是我有什麼辦法,生活早已經讓我顧此失彼,一切都好像在跟我作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