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本來就是一個孤立無援、將哭聲調成靜音的過程!

144

小說《人間失格》中寫有一句話:“在所謂的人世間摸爬滾打至今,我唯一願意視為真理的只有一句話:一切都會過去的。

相信每一個經歷過失敗和痛苦的人,都會讀懂這句話背後的無奈和心酸,同時還有一絲隱隱約約的期待。

誰都希望自己是最幸運的那個人,可以少經歷磨難,少走一些彎路,可到頭來會發現,該走的路,一步都跑不了。

央視主持人白岩松說過,人的一生總會遇到一種境況,就是一個人的戰爭。

這個時候,你的內心已經火力四射,兵荒馬亂。可在別人看來,你只是比平時沉默了一點,所以沒有人會覺得奇怪,這種戰爭注定單槍匹馬。

每次讀到這句話,總會戳中最柔軟的那根神經。

成年人的世界都不容易,每個人都武裝成一個戰士,天一亮就要戰鬥,浴血奮戰,拼力廝殺,到夜晚一個人養精蓄銳,默默療傷。

我在晚上收到過很多人的留言,都在問我:“生活真的會好嗎?”

換作以前,我會盡力去安慰他們,可後來卻發現,其實他們和我一樣,都是一個單槍匹馬的戰士,只是需要一個宣洩的地方。

要求很簡單,也不需要得到回應,只要能夠說說心裡話,傾吐一下壓抑太久的心事,就足夠了。第二天拉開窗簾,心裡依然照進陽光。

表面上看“一切都會過去的”是一句廢話,可是除自己以外,其他人沒有辦法和自己感同身受,經歷的那些痛苦,隨著時間流逝,它真的在一點一點癒合。

足見時間是良藥,會讓一切都好起來。

昨天一個老同學跟我說,我們高中母校一位高三的學生,從五樓跳下去結束了年輕的生命。

聽完之後我心裡緊了一下,如果曾有人能對他說一句,哪怕一句,會好的,一切都會過去的。

記得我們高三的時候,班裡的氛圍每天都很壓抑,那時候每個月放假,別的老師都會佈置作業,只有胖胖的英語老師會樂呵呵的告訴我們:“注意放鬆心情,給自己一點緩衝的時間,英語作業就是回家把你的屋子收拾乾淨,然後蒙頭睡一覺。”

他的教育方法陪著我們度過了很多個難熬的時期,這種自我治癒的方式,同樣適合在生活中摸爬滾打的每一個人。

生而為人,誰沒有傷心的時候呢?

比痛苦更重要的,是勇敢的走出來;比死更難受的,是堅強的活著。

前不久,一位讀者問我:“我交了辭職信,和新來的上司不和,但是也不知道失業以後,自己接下來該怎麼辦,感覺挺焦慮。”

我知道,我們大多數人在面對生活的迷茫時,確實無法淡定從容。所謂的放下一切去西藏走走,也確實離我們太遙遠。

我跟她說:“要不你去看看胡歌演的電視劇《獵場》吧,真的沒有什麼主角光環,裡面的每個人都特別不容易,一步一步的向前走。”

《獵場》裡的鄭秋冬工作失意愛情也失意,為了能證明自己,不止一次被打回原點甚至是負數,但還是咬牙堅持了過來,命運多舛,職場顛沛,最終成長為一名優秀的獵頭。

每個人都會有低谷期,但是生活本就如此,有起有伏,有低谷就會有高峰。

迷茫的時候是最考驗一個人耐性的時期,調整心態,認真做好自己,低谷期會成為你躍上新高峰的跳板。

以前很小的一件事都要發朋友圈,逛街要發,吃飯要發,感冒也要發。

可經歷了這麼多以後,每當想要表達什麼,卻突然欲言又止,現在大事小事都往肚子裡咽,不會輕易把傷疤揭開公示人前。

以前哪怕自己受點委屈,也會費盡心力地去挽留和一個人的關係,後來明白了,不強求才是人生的正確打開方式,該走的留不住,寧可一個人灑脫地活。

以前有很多心裡話想找人傾訴,但總覺得說了很多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說什麼,也沒有誰能真的理解自己,慢慢地,那些情緒,你都學會了一個人去撫平。

想要與眾不同的人生,總要費些力氣。

作家海明威說:太順利太好的事總是長久不了。日子還是要慢慢過的,生活有時候的確很殘忍,但它讓你學會了與自己和解。

成長就是將哭聲調成靜音的過程。而我想,在這過程中,你也真的成了一個更堅強的自己,自己安好,無需依靠誰的光和暖。